=浣子面
近期:
<筹备大考不更文>
<小摸原创练练手>
<弟弟都是大可爱>

【武白/圣诞快乐】

  ·ooc/现代
  ·具体是什么梗我也不清楚了orz大概是b站梗,可惜是不像的吧……嗯【心虚】我只是想要弹幕而已…
  ·节目名来自年糕,这里超级感谢ww
  ·是80fo福利里头的其中之一【凑数
  ·然后就是——圣诞快乐啊各位❤【虽然晚了点333

  )
  “圣诞快乐啊各位。”
  白糖抱着一袋面粉,对着摄像头扬起脸眯起眼睛露出口大白牙。
  “欢迎来到新一期的'美食每刻',我是这一期的煮夫,'糖稀鱼丸'。”
 
  【!!!!?!?】
  【!?????!!!????!!】
  【我的妈!居然是丸子!!】
  【肯定是趁崧哥不在溜过来的!!!!!!】
  【肯定!】
  【肯定+10086】
 
  “……”白糖看着一溜过去的弹幕,只觉得心里头一阵犯虚,眼神飘飘呼呼的瞟着房顶的天花板。
  因为他确实是趁着人不在溜过来的……
  可是…这似乎不是重点吧,不应该是关注这次应该教什么么……
  他想起了武崧之前做直播自个儿在旁边围观的时候。对方在刚一开的时候,就有一大溜的人争问这回教做啥。
  可能……是自己太亲民了?
  嗯……
  他一手抱着面粉一手支着下巴想着,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毕竟长得就那么帅。
 
 
  【话说…上一期我记得崧哥在临结尾的时候说这期要教我们做些圣诞节的小吃…】
  【所以一看到直播开了还打算今天学做菜来着……结果没想到居然会是丸子来教!!】
  【+1+1+1所以现在看到他就突然心塞了……】
  【333丸子你这期不会又要做黑暗料理了吧】
  【噗噗说做黑暗料理的过分了啊。虽然确实是这样33】
  【过分了过分了!丸子他只是做的卖相不好而已!】
  【吃还是吃的不死人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的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厉害了厉害了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坏了哈哈哈哈哈丸子现在还看着呢你们这么搞】
  【小心他做出来后邮递给你们吃】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我今天还想好好过个圣诞】
  【hhhhhhhhhhhhhhhhhh】
 
  “……………………”
  ……等会!!这个走向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看到我就突然心塞!什么叫我做的菜只是卖相不好吃不死人的!!什么叫黑暗料理!!!!我做的就有那么差劲么!!!
  心灵受到一万点创伤的白糖想起了之前做的料理,想起了武崧回来吃完自己做的料理后的反应。
  “不错,接着加油。”
  他当时擦着嘴对一脸期待的白糖如是说到。
  所以白糖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肯定的。
  而且今天……
  嘿嘿嘿…
 
  “……哼…话可不能这么说,”白糖推了张桌子到摄像头可以拍摄到的范围,再把面粉放上去,转身从橱柜里取出要用的餐具和其他材料一一摆好在桌上,一面套上了件黑色的围裙一面瞧着屏幕,璨金色的眸子似乎在闪着光,“今天我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保证做的不会让大家失望。”
  他顿了顿,撸起两臂的袖子,冲摄像头扬起了脸,轻哼一声。
  “到时候做好了你们可别被亮瞎眼,也别哭着喊叫本天才再示范一遍。”
 
  【 …………    】
  【 ……   ……】
  【…………………………】
  【……】
  【……看着丸子这么自信,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丸子…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
  【    】
  【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是诶!差点被糊弄了!!】
  【想起来了!丸子你上次做的时候也是这么信誓旦旦的】
  【然后你后来炸丸子的时候把锅炸了!!!】
  【接着你老公就发现了!!!】
  【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会…他老公????】
 
  “好啦,”白糖并没有抬头看向屏幕,而是极其专注的一边垂头摆弄着食材,嘴里一边解释,“今天我们要做的是有糖霜花纹那一类的姜饼人。”
  “首先我们要准备,一袋低筋面粉,小苏打,姜粉,红糖,白砂糖,黄油,全蛋液,牛奶,蜂蜜。”
  “不喜欢吃姜的朋友可以把姜粉换成可可粉。”
  “粉状类的要全部拿筛子过一遍才能再用,像是红糖的结块就一定要挑出来。”
  ……
  ……
 
  【………………………………怎么回事…】
  【我,我的眼睛……】
  【……我是不是走错到了某个大厨的直播间…你们快告诉我我走错地儿了…】
  【……………………你没走错,这里是丸子刚一直开的直播…】
  【嗯…………】
  【……哇…丸子今天…………………………】
  【好……好像个正经的厨师……】
  【是的……】
  【……等会我去拿个笔纸记一记…今天圣诞节我得赶紧做了给我家那个傻子送过去】
  【……………是了…我也……】
 
  ……
  ……
  “现在我们已经将面团做好了,”白糖举起一团姜黄色的面粉团,“现在我们要把它用保鲜膜裹好,放入冰箱静置三十分钟。然后为了节省时间,”他转身走到厨房,拿来了一团一模一样的面粉团,“我提前做好了一个,现在我们就要把它在桌上摊平,再用模具一个个压出喜欢的饼干模型。”
  说完,他拿来了早就放在一旁的烤盘,把压好的饼干一个个放了上去。做完之后他走去摄像头面前调动了一番,使其转向烤箱。
  “烤箱要先预热175°……烤制十到…………………”
  白糖嘴上说着,手上却还在调动着摄像头。
 
  【……………………丸子?】
  【丸子你别弄摄像头了,然后呢?】
  【对啊然后呢?要烤制到什么地步啊?】
 
  “……………………额,抱歉……等会,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个鬼啊!!!!!
  白糖闭着眼死命回想今早武崧临走前说的一些事例,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要烤多久。
  怎么办……又要搞砸了嗷嗷嗷!!!!想不起来了啊啊啊!!!!
 
  【……………………丸子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这么久……】
  【是啊好不容易正经了一回,还打算好好学他的做法呢这一次……】
  【…………那个,能不能问一句…刚看你们弹幕一路过来…那个,这个节目是每期不同人的么?】
  【啊新来的居然是】
  【新来的←不是的啊,这个节目每期都只是一个人,那个主播名字叫“崧”】
  【新来的←而现在这位正在教我们做饼干的是他的老婆“糖稀鱼丸”】
  【←丸子他一共就出现过三回,算上这回才四回而已,前三回他做的都是类似于仰望星空的那种料理的。】
  【哦哦……这样啊……………多谢……】
  【……………………不是等会…崧哥……不是男的么???】
 
  啊啊啊啊!!!到底要多久!!
  白糖蹲在地上,抓着自己的一头白毛,像是恨不得给它全扯没了好去脱离杀马特族回归社会。
 
  【我的妈啊……丸子人呢…搞什么鬼飞机…………】
  【是不是他又搞出啥问题了…………】
  【……等会…你们快看!!!那个是不是崧哥!!!?】
  【!!我去!?】
  【???????我靠真的!】
  【!!!!丸子丸子!!丸子你在干什么!!!】
  【快点开溜啊你老公回来了!!!!!】
  【丸子别捣鼓你的破摊子了城管都来了还不快跑!!!!】
  【我靠我靠走近了走近了!!!!】
  【妈啊!!!他看到咱了!!】
  【他低头了!】
  【肯定是看到丸子了!!!!!完蛋了!!】
 
  他们这厢正在刷弹幕刷的疯狂,白糖却是蹲在地上揪着头发,一无所知。
  就连武崧将包和外套放下,穿着皮鞋走到他的身边他也不晓得。
  “…………”
  武崧看着蹲成一团的白色不明物,轻叹了一声,然后伸手把那个正在揉虐头发的爪子抓住在手里,“……丸子…”
  白糖被吓得一个哆嗦,苦着一张脸,抬起了头,“………臭屁精……回来啦…怎么这么早呢。”
  武崧抿唇,一言不发,翡翠般的眼眸直看着白糖,看得对方一阵心虚,眼神飘忽不定。咬了咬下唇,最后嚅嗫着开口:“那个我……我忘了最后要烤多久了…………面团用的是你的,没有用自己的…然后就是那个步骤是臭屁精你今早教的,而且注意事项我都说了…………”他一面说着一面瞧瞧看着对方的脸色,“一切还是很顺利的,比起前三次……”
  突然的一下对上了对方的视线,白糖挪不开目光,最后就越说越小声,到后头就直接闭嘴不说话了。
 
  两人现在都忘了直播还开着,自然就没有看到满框的弹幕都极其一致的吐槽渴望吃姜饼人并不想去吃什么狗粮,并且在白糖坦露真实事况的时候他们都一致的表示出了对孩子长大的欣慰。
   
  “…………”武崧蹲了下去,搂过白糖并在其额头上落下个温热,再凑到他的耳边,“等会再跟你算账。”
  说罢,取下了白糖身上的围裙,挂在自己身上,卷起了白色的袖管走到烤箱面前。
  “烤箱要提前预热,预热175°,烤制时间十到十五分钟,但是最好依照饼干颜色来判断时长,毕竟每个人的烤箱烤制时间都是不一样的……”
  ……
  ……
  “那么本期的'美食每刻'就到此结束,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再会。” 武崧双手支在桌子上,面前摆着一碟刚出炉的撒了糖霜的姜饼人,“以及祝各位圣诞节快乐。”
 
  【……其实…我挺好奇丸子现在是在干什么…………】
  【崧哥,你这回手下留情点吧……】
  【……………………别太狠了…】
  【……等会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看不懂………………】
  【新人←丸子之前被崧哥伺候着吃他做的黑暗料理,还被崧哥实行了从味觉到身体的折磨】
  【!???!?!这么疯的么????话说这真的是教人做菜的直播么???!!?】
  【……崧哥,我们跟你说啊…丸子这期真的教的好…】
  【嗯嗯真的特别棒…我们帮忙求饶了……】
  【是啊是啊今天圣诞呢还………………?????】
  【…………???我去那是丸子的手么】
  【??????好像是啊】
  【崧哥崧哥!!!快看!你老婆偷吃了!!!!】
  【快!打掉那只肥爪子!!!!】
  【一巴掌下去!别让他吃!要减肥了他!!!】
  【别便宜他了!快!打他!!!】

  最后看了一眼屏幕,武崧只说了句结束语就很快退出了,并没有给那些热心的人们多一句话来表明一会是该惩罚白糖又私自直播还是就那么因着圣诞饶了他。
  而白糖则是自以为无人知晓的,从碟子里头取出了一块姜饼人,喜滋滋的准备开溜回房间里头啃,不料他前脚刚要迈出,武崧一伸手就给拽住了他的衣领,把他直接拖回房里。
  看着房门被他反锁上,白糖叼着饼干坐在地板,咕咚咽了口口水。
  本还以为武崧会跟往常一样直接对他一顿教导,可没想到这一次武崧没有理他,而是走去淋浴房里头弄着热水。
  白糖觉得奇怪,但也更加害怕了,像是武崧这样一言不发的,他到还情愿他做些什么……呸…白糖你可别是脑抽了……
  他拍了拍脑袋,面上尴尬的有些发红。
  “丸子,”武崧在淋浴房里喊着,“过来。”
  “这就。”他回应道,忙跑了过去。
  房里一片水汽氤氲的,朦朦胧胧,也不晓得放了多少热水出来,玻璃上都已经开始凝着水珠了。
  武崧就蹲在浴缸旁边,侍弄着里头的水。
  白糖看着,不晓得他要搞什么名堂,所以就踌躇着要不要过去。
  “……丸子?”
  “啊?诶,我在,咋啦咋啦。”
  他说着,就蹦腾到了武崧身边,白毛在头上一抖一抖的,而两只露在短袖外头的半截白胳膊则是跟着没被裤子遮住的半截腿儿一块,晃腾到了武崧跟前,白喇喇的一片,让穿着长裤长袖还感觉有丝冷的武崧觉得眼睛是很疼的。
  大冬天,整个城市的人都穿起了厚的长衣裤,就唯独白糖还是大大咧咧的整着短裤短袖满屋子跑,还搞直播。平时他在家的时候,这厮都是乖乖的穿着他挑好的适季的衣服,但就今天,他就早出门了,然后白糖就穿起了短衣裤,而且这家伙显然就是很欢喜穿这一身的。
  望着白糖原本有些发紫的嘴唇在这一片氤氲笼罩热气弥漫的地方渐渐恢复了血色,他才暗叹了口气,同时也怄恼自己刚才为何不先给白糖他披上衣服。
  “脱了衣服,进去洗个澡,”他开口,上下扫了眼白糖,看得对方故作瑟缩的抱住了胸才接着道:“我们一起洗。”
  “然后就顺便算个账……”
 
  最后在白糖一副'我坚贞不屈'的眼神之下,武崧刚要闭起的嘴又张开了,把他一把扯了过来,临堵住对方准备哇哇乱叫的嘴时,他补充道:
  “再顺便给你一份圣诞礼物……”
 
 
 
————————————————————————————————————

   每年得到了圣诞礼物之后的白糖第二天总是跟死鱼一样的瘫在了床上。
  而且今年的圣诞礼物还是双倍的。
 
  白糖开心的哭出了声,表示自己满足的下次不想去整直播了。

 

2017-12-26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87 9
评论(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