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近期:
<筹备大考不更文>
<小摸原创练练手>
<弟弟都是大可爱>

【武白】《不明觉厉的爱意表达方式》〖上〗

  · 年操/ooc,ooc,ooc/校园pa/he/欢脱/竹马
  ·教官崧/高中生糖
  ·下篇《选邻居的时候请务必谨慎》【未写】
  ·全文内容纯属自己yy,里头内涵的东西全部不符合真实,就比如教官的职业安排,是自己瞎设定的。你们一定要注意避雷。
  ·如果指正不当处,非常感谢的这里会(鞠躬)
  ·码到最后都不晓得在写啥了所以草草结尾orz乱七八糟_(:_」∠)_随意看看就好……

——————————————————————————————

  
 
  ①
  两个季节更替的交接时期是最为难熬的,更别说是将要入冬的时候了。
  可也不能说全都是不好的。
 
  大概在这季节下午两点左右。
 
  这时接触到就不只是那依然寒凉的空气,还有那带着好些暖洋洋的温度的阳光,给人种异常惬意随性的感觉,恨不得跑回床上不动弹的瘫上一阵子,然后窝在被子里头不停的蹭啊蹭,舒服的直哼哼。
  这可是别的时季都很少有的体会。
 
  不过这个对于学生们来说只能止步于在脑子里想想的范围,毕竟都还是下午有课的,故而每次下午他们只得一面眯眼享受着倾撒而下阳光,一面加快着步子赶路回班。可总归还是贪恋了点这些温暖。次次到上课的预备铃骤然响起,他们才恍然回神,急忙抬腿一路飞奔。
 

 


 
  白糖踩点一向准确,而且每次回到班都还是面不改色,悠闲踱步,还有功夫开口逗弄一番跟在他身后跑的赤面耳红的舍友。每每都气的他们微笑着摩拳擦掌,不顾上课时间的直接上去把白糖一顿胖揍。
 
 

  可这一次,却是白糖火急火燎,面上泛着潮红,气息紊乱不平的踩着点进班。
 
 

  刚一进门他就目标明确的直奔天王星的座位。也不知道急什么,明明还差那么几步才站到人家跟前,却先扯开嗓子嚎了一声:“天王星——”
 
  一声大吼伴着白糖踏来后倏地拍在天王星的桌上的手,吓得他一个哆嗦差点摔了自己的手机。正欲发火时,却见到白糖一反常态,神色严肃至极,这让天王星意识到他可能要说一件极其不简单的事,便压下火气,“白糖你要说啥快说,简洁点别废话,一会就要上课了。”
  “……哦…我跟你说我今天,经历了一次,生死。”白糖喘着粗气,明显是发现自己睡过头后急忙赶回来的,因为他脸上一大片红色的睡痕十分的惹眼。
  “……”这还真的简洁……天王星听的云里雾里的,但白糖认真而严肃的态度让他怀疑是自己的理解力出了问题,“………你还是说清楚点吧…”
  “就是……我今天中午玩手机,就坐在床上玩,结果教官上来了一眼就看到了,于是我的手机被他给收了。可结果他只是把我说了一顿。说了一顿之后就又把手机给我还回来了。没有说还要我干啥干啥的。”白糖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比划着,“我跟你说他超级可怕的,看着他的脸都可以吓到我心脏扑通扑通的。”
 
  “………………”……你心脏难道平时是不跳的么!
  天王星冷漠的看了眼白糖,将自个儿的手机搁桌子里好生安顿好,继而起身干脆利落的给了一拳在白糖肚子上。
  “就这点破事还给我用这么严肃的态度讲,我手机都差点被你吓掉晓得不!!”
 
  白糖被打的一脸懵,却顾不上去揉肚子,继续凑向天王星,“天王星我说真的,你不觉得很恐怖吗!?!!”
  “一点也不!还经历生死——我告诉你这节课要小测!灵犀大姐的小测!!!这才是真正的要经历生死!!”天王星看着白糖一脸无知,恨不得再抽上他几巴掌。
  “??????”白糖听到这消息愣了愣,把脑子停顿下来一思考,才想起这节课的内容。
 
  对了……
  这节是灵犀大姐的物理小测………
  …我……我还什么都没背………………
 

  看样子今天大概是白糖水逆期位,运气极差……

 
  不等他跑回座位临时抱一把佛脚,灵犀就踩着高跟鞋嗒嗒的走了进来,把卷子往讲台上一拍。
 
  完了。白糖抱着还没打开的书,看着灵犀在台上朝他投来别有深意的目光,在心底一声哀嚎。
  是真的完了。
 
 
 
 
  ……
  …
 
  提着笔,抓耳挠腮的看着一个个物理题,白糖感觉自己是再一次的挂在天堂跟地狱的交接处。
  但也可以说是更惨,更糟糕了…
 
  如果说中午被收手机是从地狱到天堂的蹦极,那么此刻他就算是在不停的踢蹬双腿企图爬上天堂,但下方地狱的烈火却一下接一下的烧着他的屁股。而且还有好多妖魔鬼怪在拽着他的脚让他下去,妄图拉他下油锅炸了,还都长着张跟灵犀无差的脸…
 
  悄咪咪的抬头瞄了眼讲台,却刚巧碰上了望下来的灵犀,四目对视,灵犀朝他投以一个微笑,他看的毛骨悚然立马低头跟题目死磕。这一笑就好比是夜叉朝他投来的的微笑。实在可怕。
 
  害怕的心理作祟,白糖就不由得想起了中午的那位教官。
 
  登时就觉得他简直是天使,是爹爹,是祖宗,整个人都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四周还环绕着鸟儿花草。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大概说的也不过就是这么番情况罢。而且这才是真正的生死边缘徘徊啊……
 
 
 
 
 

 
 
 
  
  


  ②
  宿舍换了新的教官,换的很彻底,全都是新面孔,而且看上去都很严厉,是不苟言笑的那种类型。
 
  白糖可以说不愧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手机上”的人,并不知道教官全换了的事情,可能也因为他本身玩手机的时间点比较晚,刚好跟教官巡楼时间错开,所以他从未去了解过这些。
  偶有见到舍友被收手机,他都有种劫后重生的庆幸感,同时也为自己挑选的良好时间感到自豪,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也会有被收手机的一天,故而当教官站在他面前叫他交出手机的时候,他是满脸愕然不知所云。
 
 

  “……把手机交出来。”
  下方的男子穿着一身简便的军装,用那如同死寂的绿潭一样的眸子看向白糖,目光冷的赛过这时的天气,而他头上那像是才长出没多少的棕色头发,一根根的恍若细针一般,无不例外的都在加大宣告着男子恨不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他本身强硬的态度。
 
 
  这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冷冰冰的。
  白糖看着他这么想到。
 
  可也不是不好对付。
 
  他瞧着这位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冷冰冰的棕发小教官,脑子里一下闪过一个跟他差不多气场的人,也是棕发的,也是一副不理人的样子,可最后那人可是一天到晚捉弄他捉弄的笑呵呵的……白糖打了一个恶寒。
  也是疯了,这两个人差别可大了,虽然都是跑来这个学校当教官,那家伙可应该比跟前的这个小教官好看多了吧——呸,白糖你想啥呢…还不赶紧想想手机该咋办吧……
 
 

 

  白糖抿着唇,璨金的眼珠子滴溜地在眼眶里头打转。瞧着是有些被抓包的为了躲避视线正局促不安的样子,实际却是视线不离开那个穿着身简便军装的男子半分半厘,手在偷偷摸摸的把手机放好。
  两人这么你来我往的互看,也不说任何话,就这么干瞪眼,时间长到舍友都觉得身上发毛。
 
  但就在他们商酌着一会要不要带被吓懵的白糖去趟校医室时,白糖开口了,没有丝毫的正经的开口,腔调甚至比平日还要更为放浪。
 
  “……嘿,教官~”他冲着站在下方的人努了努嘴,眨了眨眼,“就算人家真的很帅气,也别看这么久啦~不然我会以为你看上我了哟~”
  说罢还骚姿卖首一阵,两眼不停的冲着男子放电。
 
  “…………………………………………………………………………”
 
  宿舍霎时更为沉寂了,沉寂到舍友溜去阳台打电话时,那强行压小带着颤的说话声都能听得见:“喂……请问是绿水精神病院么…我想帮一个叫白糖的男孩预定一个位………………”
 


 
 
 

  手机最后还是被收了。
  白糖强力表示当时不是他怂,而是那教官笑了。
 
  要知道一个冷脸的人笑了的含义,那是说明他怒了,才不是他白糖认怂了。

   当时在人家教官笑了一下后,白糖立马就将手机抽了出来,一溜烟的下床,乖乖的双手奉上,毕恭毕敬,犹如献宝的太监。
 
  也好在那个教官看样子并没有打算没收它的意思,似乎还很满意白糖这个态度,于是在舍友的助力下白糖软磨硬泡的总算是得到了人家一句:“吹哨之后来教官室找我。”
 
  这算是有商量的余地了!
 
  白糖大喜,旋即笑的堪比灵犀,四周还恍若飘花发光,“好的好的,谢谢教官!教官您走好!!”
 
  笑如花儿的送走了教官,白糖立即蔫儿了,一下瘫地上,满脸绝望,与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舍友看着不忍,走前安慰性的拍拍他的肩膀,“白糖,无论成功与否…我们都在这里等你回来……”他说着说着,声音哽咽,然后捂着面蹒跚离去,如此做法携带来的悲壮凄凉之感霎时遍布白糖四肢百骸,他登时更为惶恐。

 
 
 
 

  听着教官的话,他在口哨声响起后下楼到教官室外头候着。但看样子大概是他速度快了些,以至于下楼了很久都没见着那个收了他手机的教官。白糖心里忐忑不安,低着脑袋玩着自己的手指,看着它们互相交错纠缠在一起,过后又分开,然后又再一次的搅在一起纠缠。反复了大概四五次罢,这才听到楼梯口传来噔噔噔的下楼声,白糖立刻板起了脸,理了理自己的容貌,站的笔直笔直的。
  “进来。”
  结果教官头也不抬的,看都没看白糖一眼,在他面前撇下这一句话后就直径走入了教官室。

 
 
  白糖算是头一次进到教官室里头,所有的事物都可新奇了,即便它们实际跟自己宿舍的东西无差以外,
  这地方跟他们宿舍差不多大小,可能是只有两个人睡的缘故,而且床跟办公的地方还被用帘子分开,因而就显得办公的这个地方极为空旷了。
   
 
 
 
  那个棕发小教官指了指离他挺近的一个椅子,“坐。”
  白糖受宠若惊的点头,规规矩矩的坐了下去,安分如鸡。
 
  “你说……”小教官开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他拿起白糖的手机在手上翻看,白糖瞧在眼里,不禁惶恐不已。
 
 
 
  “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
  ???
  白糖疑惑的看去,眼睛眨巴眨巴的。
 
  看这形式,似乎是让他来说解决方法?可不应该啊!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按照这种性格的人的形式套路来走,冷笑着把我嘲讽一顿然后收了我手机么?????
  难道……他是要考验我?……有可能。
   
 
  “听教官你的吧。”
  “哦?那就交给你们级长吧。”教官不咸不淡的说道,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拇指在屏幕上滑动。
  “?!!!!等等等等!!教官!有事好商量!!!!”白糖惊恐的发现这人根本就不按照套路出牌,“我我我我可以做好宿舍值日卫生!连着两周!然后手机就放教官你这保管,两周后你再给我。怎么样?”
  教官听罢,将手机放下,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白糖额上冒着冷汗,身子抖如糠筛。
 
  “是……只值日两周么?”
  “!!!!三周,三周!我保管不让宿舍扣分!!!”白糖巴结的把值日数提了提,并立起三根手指发誓。
  教官支着下巴,眯眼看着白糖不语。
 
 
 

  ④
  呵……丸子…
  在白糖拿到手机乐颠颠的谢过跑走之后,小教官这才将假装落在手机上的视线挪向他离去的方向。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
 
  手机突然亮起,大概是闹钟铃响了,机身震动的厉害,他看也不看的凭着感觉将闹钟关了。继续看着外头,他嘴角微扬,似笑非笑,墨绿的眼里装着的那汪绿潭似乎正在轻轻的起着波澜。没有锁屏的手机还亮着,上头的锁屏壁纸是一个男孩,他哭的稀里哗啦的,怀里抱着的抱枕都叫他给湿了一大块。
 
   跟以前一样……可惜就是没有认出我…但也不着急………
 
  “武崧,你还真就打算这么放过他?”
  “嗯……”武崧看着从帘子后头出来的人,“学校那边非要我们抓手机上缴的话,师哥你到时就勤奋点,去抓高三那边的去,多抓几次。”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扣打,他丝毫不在意对方异样的情绪,“至于高二这边的,我随便抓几个就好了。”
  “…你啊……”荣光摇头,无奈道。
 

  “……………………所以这就是那个教官最近天天扣我们宿舍分的重要原因?”听完白糖的复述,天王星顿时大悟。
  “……………什么?”白糖没有反应过来。
  天王星从柜桶里取出张纸,用笔圈了圈他们宿舍,下头“-5”的字样极其的扎眼。“那个教官,已经连着好几天,一直针对我们宿舍在哪扣分了。”
  “??!!!”
  “……你别不信…”天王星又取出几张纸,一一摊白糖跟前,“大前天,扣了三分。前天,扣了四分。大大前天是最惨的,六分直接扣下……”
  “………………这…”白糖眼神四飘,打着哈哈,“这不关我事……我,我周六值日的。”
  “…最好是值日生的问题……不然…”
  “………………………………不然?”
  天王星没有往下继续说,而是将纸都收起来,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在那写写画画。
  ????这……这啥…白糖疑惑不已。
 
 

……天王星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灵犀大婶就在我身边你怎么也不提醒一下我啊啊啊啊!!!!
 
  白糖从办公室出来,手上拿着一张卷子,上头密密麻麻的全是题,纸张一开头的地方用黑色粗体字作为标题——“特别关爱物理营养套餐(咚锵中学,灵犀出)”。
 

 

 

    天晓得这位教官同志会如此积极的来蹲守,也是辛苦他这大冷天的还穿着一个单薄短袖的来回在白糖他们这个楼层来回巡,还居然没一个人看到他,这才是最令白糖胃疼的地方,比再次被收手机还令人胃疼些。
 
 
  是的,再次。
  吃杂了导致胃疼不舒服在床上躺着玩手机的白糖看着教官的脸,觉得现在不仅是胃部抽疼。他是整个人都特别的不舒服了。
  今晚刚放假完回来学校,估计他就是冲着这一点,所以直奔他们宿舍这里逮人。
 
  在教官走了之后,他看着自己为了防教官所做的措施,捶胸顿足。
 
  千防万防,机关算尽,就是没有想到这么一点——虽然他的被子被打开挡在朝着外头的护栏那儿围了一圈,密不透风……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更比一山高,一节更比一节强……人家教官沿着楼梯爬了上来。
 
  他当时还以为是舍友,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脏话表达自己的惊恐,结果一抬头,四目对视,一时静默,白糖感觉到本来已经压下去的胃疼此刻又在抽搐……
  
  
  
  
  
 

  
 
  再次的在吹哨之后来到第一楼层等待教官巡楼完下来,白糖心态已经极其放松了,虽然只是相较于当初那种紧绷感,他现在还有个闲心四处看看来调解一下情绪。

 
 
 
  “名字。”
  “白糖。”
  教官记名字的手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在张纸上写画。记完后把笔盖一盖,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没有太多光的翡色眼睛看着白糖,“说吧,我记得这可是第二次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没料到他这语气居然还是跟上次一样的缓和,白糖愣了下,半晌,磕磕绊绊的憋出一句,“要不……要不我再做好几次宿舍值日…然后你就还我?”感觉到这样不太妥当毕竟前边可是还有别个教官,白糖立马改口,“或者或者你先收着,反正也快到周末了,到时候你再还给我,回到家之后我就真的会把手机收好不再拿回来了。”说罢还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脸上紧绷的全是严肃。“我保证。”
 
  教官不说话,就只双手交叠放在桌上,面孔板起。可眼里波澜不惊的绿潭已经有了丝丝的起伏,很是温和的伏动。
 
  他在笑。
 
 
  等了好一阵还没等到对方的应答,白糖不安的搅着手,只觉得这次应该没什么希望了。
 
  “拿回去吧。我这里不帮你看手机。”
  白糖惊喜的抬头,却猛的一愣,因为他看到那个教官正在给他的手机和写了他名字的纸条拍照,心下瞬间凉了一大截。
 

 
 
 

  “……哎……你还真的是恶趣味…”在白糖神情恍惚着离去后,荣光于心不忍道,“这么做不会对他来说过了点么。”
  “嗯……”他站起身,把那张纸条撕成两半,随手扔向垃圾桶里。 “没事,他早就习惯了,我这么做也不过是让他回顾一下当初而已。”武崧取过桌上的手机,指尖滑动几下,相册里刚才拍的照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说,他本来就不该带手机,吓吓他,让他这周都安分点也好。”
  荣光看着他这么副样子,只得默默替白糖祈祷着。
 
  于是白糖同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默默记恨上并狠狠整了他一把,成功的在这晚失眠。并且遂了武崧愿的。这一周怕老师知道所以都安分守己,乖乖矩矩。最后知道真相还是这周完了回家时不小心自己将带了手机到学校的事情暴露,被叔狠狠骂了一顿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那个小教官耍了。

待到下周回校,白糖就把这事儿说开了,可宿舍没一个人想听他嗑叨那个教官,都表示自己耳朵早就听的起茧了。
  好歹也是跟教官斗智斗勇过的人吧,白糖总算是逮着了一个人,把他强行摁住在座位上听他嗑叨。
 
  “……所以啊,我跟你说,那种人,真的超级可怕的。尤其是他们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渗人。”白糖有感而发,啧啧感慨。
  舍友听的一脸冷漠,“…………就你最懂人家……”
  “诶诶!我说真的!他真的笑起来超级恐怖!一看就知道他生气了!!”
  “…………”
  “你是不是不信我!我告诉你我随时都可以把那个教官叫上来笑一次给你看!!你看过之后我保管你会认同我的话的!!”白糖一拍床,激动的嚷嚷,“他笑起来,跟灵犀大婶有的一比!!!”
  舍友突然一抖,幅度大的白糖看在眼里都觉得不正常,“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别怂!不就是让那个教官笑一次么!走,我现在拉你去看去!!”他作势拉起舍友就往门外走,结果狠狠撞上了一堵肉墙,呲牙咧嘴的抬头,白糖猛的一抖,跟刚才舍友的反应一样。
 
  “看样子你是要来找我。”
  小教官拿着一张表站在门口,看样子已经来了很久了,白糖想起刚才在撞上前感到他衣服上的冷意,不由得再次一抖。
  “那要不要来教官室坐会?”
 
 
  白糖看着他,看着他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自己也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或许这可以说是白糖人生史上——就目前来说,是最为骄傲的,也是最为值得纪念的一件事情。
  他,白糖,一个才上了高二没三个月,就被教官抓了两次玩手机,因而有幸被教官记住了名字还顺带让人家惦记上了整个宿舍的最佳选手。
  全场最佳,超级能干,在整个年级里头翻找,还真是除了他以外也就没谁了。不过如此能干的后果就是导致舍友每日看他都是撑着张笑脸迎上来,一边拿刀削着苹果一边寒虚问暖,刀面亮闪闪的折射着光,看得白糖次次都害怕的抱住了自己并回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每次惹事之后,他总是能平安无事的回来,但接下来的几天,宿舍的分数总是会如流水一般哗哗流逝,一去不复返。
 
  终于有一天,舍友们忍无可忍了,不再顾及往日的友谊,直接提刀对着白糖。
  “白糖,要是那个臭屁佬再扣我们分,你就给我们滚出去睡!”
  ……
  次日,白糖看了看生活委员给来的纸上,标记着自己宿舍号的下方显赫的“有垃圾,-3”的字样,再看了看聚在一起望着他笑容满面的舍友们,沉默半晌,缓缓流下了两行热泪。
 
  当晚白糖就一路缠着舍长天王星,从教室缠到了宿舍,死抱着他的腿不肯放开。
 
  好说歹说他俩也算是死党了,软磨硬泡一阵子应该也是可以原谅可以不被扔出去的吧。
 
  结果两人墨迹的时间一下子过长了,舍友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一行人看着抱着天王星大腿鬼哭狼嚎的白糖,一时间静默。
 
 
 
 
  最终寡不敌众的白糖被扔了出去,连人带着被子一起。
 
 
 

 
 
 
 
  ……舍友舍长狠心如此,白糖面对着紧闭的门,静静的站了一会,猛的一踹门,“总有一天你们这群混蛋会哭着求我回来的!”
   狠话一撂完,他旋即就抱着被子就地打起了地铺,不一会就睡得直打呼噜,声音震天撼地的,让本还有很大愧疚心的舍友听后又转变的一脸淡然,自顾自的收拾着准备睡觉。上床时他们刻意的弄出嘎吱的响声企图让白糖嫉妒一番,却可惜让白糖的呼噜声直接给它盖了过去。
 
  “…………………………”
 
  如打雷一样的呼噜声一阵接一阵的响起,穿过玻璃,穿透被子,刺透枕头,直直扎入他们渴望休息的小神经,刺激的它们兴奋了起来,叫嚣着让主人起来欢腾。
 
 
  ……这可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想想平日睡觉时白糖只有匀衡又平缓的呼吸声,再对比一下现在如雷鸣的呼噜——不用猜,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用枕头把耳朵堵住的舍友们都恨恨的磨咬着牙,巴不得冲出去把他摁在被子里一顿胖揍,可又都不肯动,同时也胆怯着巡楼的教官。
 
  这时,天王星倏地就从床上弹起,三步并两步的走到了门前,一手拿过一旁别人晾晒未干的袜子,一手开了门。
  他行事果断而又速度,态度坚决而又肯定。以至于即便是在现在这种没有灯光的情况下,舍友们都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名勇士,一名举着臭袜子宝剑,消灭呼噜声魔王的勇士。英勇如斯,伟大如斯。
 
  在身后无数双敬佩的小眼睛的注视下,天王星将门打开了,同时狞笑着举起了袜子,踏了一步出去……

 
  “你们全都给我出来。”
 
  突然,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在前方,吓得天王星一哆嗦,手上的袜子险些丢向前边儿,好在叫他连忙伸手给接住了。
  站在门口的武崧,背对着外头依稀剩下的光线,朝着天王星他们的是一片黑色的阴影。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听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可天王星他们都知道,他们摊上事了,大事儿还是。
  天王星举着袜子,看着在他面前的武崧,异常的想一边飙泪奔跑一边呐喊上天不公。
 

 
 
  不过大抵是听到了天王星的呐喊,上天没有再一次的不公,满足了他的愿望。
 
 
  “下去操场,跑五圈。”
  武崧整顿好了白糖,看着一排排开站在走廊的人如此说道,没有丝毫的情面可讲,无视了一双双乞求的小眼神,他率先走下楼。
 
  于是在白糖更为放肆的呼噜声中,他们一行人,颓丧如咸鱼的跟着武崧下了楼,在无人的操场之上肆意的挥洒汗水,表现着青春。
 
 
 
 
  第二天,睡得颇好的白糖,神清气爽的叼着武崧给他带来早餐,一边蹦腾的往前跑,一边催促着两眼赛国宝步履艰难的天王星快点走。
  走了大概没多远,白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猛的止步,往回跑了几步,冲着不远处的宿舍楼招手。
  天王星也跟着看了过去。
  不看还不知道,这一看就惊得他立马知道了昨晚被罚的缘故,神色复杂至极。
 
 
 
 
 
 
 
 
 
  武崧站在宿舍楼那儿,远远的看着白糖,抬颔回应,面色柔和的让天王星怀疑自己是否是眼睛有问题。
 
 

 
  
 
 
 

  此后,便是宿舍再怎么被扣分严重,天王星训的也不再是被教官惦记上的白糖了,而是那些个当天的值日生。
 
 
 
  舍友a:????天王星,这,你不说白糖了?
  天王星:……人家有后台的…你你你,你看看你,今天又不好好值日!信不信我罚你一周!!
 
 
 
 
  
 
 
 

   大概是介于白糖经常犯事儿被那位小教官抓包,他俩渐渐的熟络起来,当然这事儿没一个人晓得。
  不过同时白糖也在疑惑,为什么他就老是如此巧的,每次一犯事就被他抓。
 
  有一天他把这个疑问提出来,却得到了对方一个颇为欣慰的目光,白糖登时更为疑惑了。
 

  能想到这个问题,白糖,你真的长大了,不是当初那个掉了一串鱼丸就会抱着你的抱枕哭的昏天抢地的孩子了。
  在很久之后白糖认出武崧,再次提及这个问题后,武崧就如是对他说道。
 
 
 
 

  关于天王星当初没有后续的那个不然,白糖在某天总算是晓得了他那个省略的意思。
  当他被连人带着被子一起给绑送到教官室的时候。
  他脸上还被摁了张纸条糊了视线。
 
  天晓得天王星他们写了啥,总之他在那个教官看纸张的时候看到了他眼里满意的目光,然后还笑了。
 
  白糖当时只穿着一个裤衩,被绑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就那么倒地上,看着教官同志理都没理他的,专心致志的看着那个字条傻乐,内心呼啸过无数头羊驼。
 

  

 
  白糖一开始是没有打算来这所高中的,他并没有这个能力考上,分数差距太多了。
 
 
  “白糖,听说武崧他去了咚锵中学那边当教官。”
  结果某天吃饭的时候,叔提了一句,还特地将武崧二字咬的重音。
  临近中考的白糖听了,默不作声,跟往常一样扒拉着饭菜。
 
  最后他在叔欣慰的目光下,拿到了咚锵中学的入学通知。入学当天他特意跑去教官室看了一眼,瞬间就感觉自己被骗了。
  没有,一个都不是,那个臭屁精不在这。
 
  抱着失望,他恢复了中考前的随性生活,整日的打发过,对叔的态度不冷不热,但疏离多少还是有的。
 
 
  “武崧好像就在管你们年级。”
  这次回家,叔突然开口再次提到这个。
  “………………得了吧,你上回就骗到我了…这次啊,没用了!”白糖戳起一颗鱼丸在他面前晃了两晃。
  “他们家的人前天搬了回来,专程跑来跟我打了个招呼,白糖你爱信不信。”
  白糖听他这么个口气,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你说真的?”
  “肯定的。就在管你们年级,还是你那个楼层。”叔眯起眼笑着看向白糖,“好像你还跟他见过几次面,你们也应该挺熟络的。”
  “…………………………”白糖咕咚一口咽下饭菜。
  可别是那家伙……
  “我还记得你之前一回家就跟我抱怨你们教官怎么怎么针对你们。”叔放下筷子,慢条斯理的擦着嘴,“应该就是武崧那孩子了。”
  “咳咳咳!!!”好巧不巧的这话就在白糖正喝水缓缓的时候说出,他吓得有够呛的,整个人一抖,再咳的几欲躬身成虾子。
 

  “为什么要包庇那个宿舍的同学,我最近接到好多人都举报了!”
  妥协于叔的威逼,白糖提着叔专程给武崧带来的盒饭走到教官室门口,结果就听到这么句话,语气十分生气的。
  看样子是在训人。白糖想着。因为好奇,所以他悄悄从窗外看向里头,结果却惊得他立即奔向教官室门口。
  那被训的不是别人,正是武崧。
 
  “教官!这事——”不怪他。
  白糖一开门,话还没出口,就听的武崧用他独有的清冷声线说了一句话。
 
  “因为他是我童养媳。”
 
  “啪嗒!”
  白糖手里的饭盒一下子砸地上。
 
  【end】
  

2017-11-19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68 8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