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近期:
<筹备大考不更文>
<小摸原创练练手>
<弟弟都是大可爱>

【武白】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因为我需要孩子他爸

  ·现代paro/ooc/中学恋人
  ·小蘑菇友情客串/私设一堆/发色来自群友友情提示
  ·儿科医生崧/带娃糖/儿科医生什么的各种凭感觉
  ·题目与内容无关,纯属娱乐

  ·迟来的——中秋快乐w
 
 
  【正文】
 
  ①
  大概是转季的时候最容易感冒,就算是工作日了医院也是人满为患的,尤其是儿科区,人挤人挤死人,罐子里头的沙丁鱼看着都比他们轻松许多。
 

  “下一个……”

  穿着白大褂的棕发医生带着副黑方框眼镜,眼里布满疲倦的红血丝。忙活一上午没歇停的一直在给孩子看病,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他嗓子沙哑的厉害。
  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病例本,他把它打开到空白页后放在了桌面,开口是一如既往的官方问句:“哪里不舒服?”
 
 
 
 
  依照往常的话,那些家长就已经开口说话了,可这次却是不同的。
 
 

 
  “麻烦开个四季感冒胶囊给我。”
 
  小孩清脆而肯定的声音让武崧有些发愣,好在片刻又回过神来:“还是要确定的,既然你来到医院的话。来,坐这儿我给你看看。”
  “……”孩子嘴巴一撇,满不在乎,“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要不是那些普通医院的家伙不肯给我开药我还需要来你们这边么。”
  武崧:“……………………”

  这个孩子,真的意外的,欠揍……
 

  “小蘑菇小蘑菇——你快去看病啦,人家医生很忙的。”
 

  本还趁着那孩子倔强的不肯坐下的空档他去喝口水的,却在听到那孩子家长的声音后一下呛到。
 

  “去去去,快点过去坐着,医生等着呢。”白发男子穿着一身米色的休闲服,罕见的璨金眼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我不。”小蘑菇一扭头,墨绿的软发也跟着在空中一转。
  “……小蘑菇,这我就不乐意了!你现在病着呢还不去,到时候你妈她回来非得把我给宰了的。”
  “那就宰了吧。”
  …………

  孩子十分的固执,且软硬不吃,任凭那男子怎么说,他都不肯乖乖坐在椅子上。
 
  男子大概有些泄气了,望着儿科区花花绿绿的天花板,“……那你今晚晚饭别吃了……我可告诉你…你这个看病的钱就是我俩今晚大半的饭钱……既然你不肯看那么这钱可就是浪费了……唔——”
  小孩一拳打在了他的裆部,然后气鼓鼓的坐在了武崧身边的椅子上。

  武崧看的那人一脸苦色的捂着下体蹲下,眼角阵阵抽搐。

  “喂,医生。”孩子笑嘻嘻的唤回他的目光,丝毫没有犯了大错的意识,“我好像感冒了,你帮我看看呗。”
 

  武崧还真的是头一次碰见这种比大人还大人的孩子,也可以说是这个大人跟没长大一样。

  小孩子在他这头乖乖的让他东摆西弄,男子则是怨念至极的蹲在墙角嘀嘀咕咕。要不是武崧真的认识这个家伙,不然可能会叫神经科的同事过来把他带走的。
  啊,没说错,他确实认识这个男子,但看样子他现在应该不认得他了。毕竟他们已经有大概五六年没见面了——一切都变了。矫情一点那就可以说是“早已物是人非”。

  他的话,看样子已经成家了啊……武崧写好药单,嘱咐了那孩子一些话,就不在理会,开始了下一个病人的照料。

  这样就好。

  他余光撇到男子随性又洒脱的笑颜,心里还是不免的钝痛。
 

  这样就好,不记得我就好,是我对不起他。
  这样真的就好了,起码我从他跟他孩子的互动间可以看出,他现在过的很开心。
  反正他以后也不可能会来这里了……
  这样……
  就好…
 

  ………………
 
  ……………
 
  …………
 
  ………
 
 
 
 

  “下一个…”武崧低垂着头,俯身在台面上写着病例本。
  “我都说了我不要来这里了!你怎么还唔——”
  清脆的童声从门口传来,熟悉的语气让武崧一怔,笔下一顿。
 
  ……
  …
 
  “医生啊,这家伙上回自己判断错了,你给的药他没吃,非得把我拉去别的地方买他自己要的。你看,”白头发的男子笑嘻嘻的指着孩子脸上的鼻涕,“他现在还在感冒呢。”
  “我都说了我——”孩子本来是极其不满的挣扎着要从座位上下来,但却突然浑身一抖,立即安分了。
  武崧觉得有些好笑,“小蘑菇是吧?”他放下笔,转向这个一脸幽怨的孩子,“你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孩子突然一顿。
  “嗯?”
  “…………我,嗓,子,痒……”
  “对对对,医生你看,他说话都这么慢了,八成嗓子问题严重。”
  男子颇为正经的指着小蘑菇的脖子,插话插的很是时候。

  武崧推了下眼镜,“那您请先去等待会儿,我给你孩子看看。”

  男子点头,不疑有他,乖顺的噔噔噔的跑去门外等着。
 

  “诶。”
  小蘑菇在武崧给他看完嗓子之后突然开口唤了他一声。
 
  “怎么了?”武崧在电脑上敲打着字,余光瞥了过去,“是有不适应的地方么?”
 
  小蘑菇摇头,指着武崧的耳尖:“医生大叔,你耳朵怎么还是这么红。”
  “……”武崧一怔,扭头向电脑,“大概太热了医院里。”
  “你是不是跟白糖认识啊?”小蘑菇嬉笑着开口说完这话,果然就不出他意料的,看到武崧再次一怔,而后整个耳朵都开始发红。

  借着去打印机那边拿东西的时候背对着小蘑菇,武崧默然开口:“不认识。”
 
 
 

 
  “口是心非的男人。”
  小蘑菇在跟白糖回去的路上这么说道。

  “啧啧,蘑菇你知不道你现在说话语气越来越像你妈了……”
  白糖啃着一串刚买来的鱼丸,听着小蘑菇老气横秋的语气,不禁感叹。
 
  遭来了孩子一个大大的白眼:“白糖,你也一样,口是心非。”
 
  白糖不以为意,嬉皮笑脸的凑向了比他矮半个身子的小蘑菇,“别这样~嘿嘿,对了今儿的事情干的不错,回家我请你吃你最爱的蘑菇味喜*郎果冻咋样?!”
  话一出口,白糖就被孩子一个空牛奶盒给砸了脑袋。

  “谁要吃那种味道奇怪的东西!!!”
 
 
 
 
 
 

  ④
 
  大概过了一两周吧,武崧就再也没在这家医院看到过白糖他们了。
 
  感冒都好了,谁还会没事就来医院这里……要真来,怕不是欠的慌…

  然后难得提早下班了的武崧就在医院门口看到了欠的慌的白糖,还有一旁一脸嫌弃之色的小蘑菇。

  一白一绿的杀马特发型在人群之中显得格外突兀,还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在那啃着。
  面前摆着的,是一大堆用喜庆的红盒子装起的大概是贺礼的东西。
 

  正当武崧思虑着要不要过去的时候,白糖突然开口说话。白糖说话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所以武崧站在原地就能听的一清二楚。
 
  “诶,小蘑菇。”
  “嗯?”
  “你说那家伙他会来吗?”
  “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已经被路人嫌弃了。所以现在可以回去了吗。不然一会又要跟人抢地铁了。”
 
 
 
 
  武崧看了半晌,掉头就走回医院。
 
  “主任,我今天想加班。”
 
 
 

  那个丸子是在等他准备感谢么。
  那么就很不凑巧了,他还真的不想再有更多的地方去见他。
  除了他作为病患家属的时候,其余时间他俩必须是陌路人。
 
 
 
 
 
 
 
 
 
 
  
 
 
 


 
  因为换季的时候已经过去,之前人满为患的儿科区现在基本是没人的。武崧也难得颇为清闲的在办公室里头喝着茶。可是吧,即便现在是工作日,人也还是有的啦,就比如再次带着小蘑菇来到这里的白糖。
 
 
  “小蘑菇,你这回怎么了?”武崧看着小孩腿上的大块擦伤,皱起了眉。“怎么不就近先清洗了再过来?”
  “…医生大叔………他……”
  “咳咳。”白糖突然咳嗽了几声。
  “……………”小蘑菇沉寂半晌,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嘴巴一张噼啪说了一大堆话:“我在外头撒尿一边提裤子一边走的时候没有看路就一下被石头绊倒所以我摔伤了因为是在外边而且离你们医院比较近所以我们就直接来这里了我现在好痛好痛好痛啊!”
 
“……………………………………………好,我现在给你看看……别动…”
 
 
 

 
  送走白糖小蘑菇他们,武崧看着那孩子给他的一小袋饼干。包装袋是淡金色,饼干是小方块状。
  取出一块来放到嘴里咀嚼。
  饼干的味道在嘴里肆意蔓延。
  武崧一顿。
 
  默默的把只啃了一半的饼干放回,继而捂住了自己的嘴。
  两行泪从眼角流下。
 
 
 
  这饼干……
 
 
 

 
  还是一如既往地,这么难吃………………
 
 
 
 
 
 
 
 
 
 
 
  ——“武崧你喜欢吃饼干不?”
  ——‘嗯。’
  ——“嘿嘿嘿。”白糖穿着一身青白相间男生高中服,璨金的眼里闪着光,笑嘻嘻的把一袋饼干递给了他,“吃吧。”
 
  ……………………
  

 
  …只要尝过一口…………
 

 
  那味道,就足以令人终身难忘…………
 
 
 
 
 
 
 
 
 
 
 
 
 
 
 
 
 
 

 
  ⑥
 
  最近白糖来的次数颇为频繁,频繁到武崧开始察觉,小蘑菇开始流泪。
 
  大概是猜测到一直蹲守不到他的原因了,白糖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这里看病。
  来这里看病的原因五花八门,得病过程更是稀奇古怪。
 
 
  就比如:
 
  “小蘑菇你这回是怎么了?”
  “我被别的小孩子打了,需要活络油……”
 
 
 
 
  再比如:
 
  “我睡觉脚抽筋了,医生大叔你有没有解决的药……”
 
 
 
  最后更加厉害的:
 
  “白糖他说他出问题了他需要你看看。”
 
 
 
 
  等等——小蘑菇他,他说的什么…………
 
 
  …………
  ……
 
 
  “……我这里是看儿科的。”
  武崧双手交叉的摆在腿上,与白糖对视。
  “需要看病的话请去外面找护士挂诊。”
  “可是我还小着呢。”白糖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武崧庆幸着自己戴的眼镜是平面的,不然那双写满欣喜慌乱的眼就会暴露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伪装。
 
  纵使是现在成年了,他身上还是有着那股独特的奶香。
 
  武崧身子往后倾,以免两人靠的过近。
 
 
 
 
  对视良久,最终还是职业的操守让他开了口:“……你哪里不舒服?”
  “哪儿都不舒服嘞……医生。”
  武崧挑眉,看着越来越近的白糖,“白先生请你自重。”
  白糖准备勾上他脖子的手在半空中一顿,脸上霎时有些晦暗,可旋即又展颜一笑,“说的不错,自重。”他将那只手伸去,替武崧理了理领子。
  “只是——我还没说过自己名字,你怎么就知道我姓什么呢,医生?”
 
 
  武崧这才意识到中招了。
 
 

  “诶,你说咱以前是不是见过,咋看你就那么眼熟呢。”

  白糖跌坐回椅子上,托起腮帮子望向武崧。璨金的眼不知何时就蒙上一层暗色的膜,像是琥珀。那种粘稠的,掺杂有很多细小物体的东西。不跟璨金眼那样透彻明了。
 
  “大概没有。”武崧暗自长吁口气,心脏却在看到白糖眼睛变化之后隐隐作痛,“白先生,要是你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还要工作了。”
 

  “那怎么行,我还病着呢。”
 

  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这家伙。
  

  武崧强笑道:“可我也真的有事情要做。”
  “那要不你留个号码给我,我找个时间约你来帮我看看呗。”
 

  …………
 
  果然又被下套了……
 

  武崧黑着脸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目送欢快至极的白糖离去,心里麻乱的跟桶浆糊一样。
 
 
 
  白糖问他要了手机号,他很开心。可那种异样别样的心绪也一直在作祟,不停地叫嚣着要出来。
 
  不行啊,不行,他已经成家了…武崧你真是狼狈……把自己弄到这般田地居然还在愚蠢的奢望………明明当初亲手把他推开的现在居然还会有这种想法……不过看样子他是已经认出自己来了…怎么办………
 
  他摁住自己的心口,惨白如纸的面上冷汗一片。
 
  别瞎想了……他不会原谅自己了已经…所以别再奢望了……
 
 
 
 
 
 
 
 
  
 
 
 
 
   ⑦
 
  每天瞧着手机是否会有人打电话过来的日子过得就是快,转眼就到了国庆。
  医院今年是异常好心的给全院上下放了四天长假。当然的,中秋假期也算在里头。
 
 
  武崧搓着自己因为在空调房里待久而变得冰凉的手,等到有了点温度的时候再又对着它哈了口热气。
 
  其实还不如不放。他腹诽着。
 
  没有打算把温度调低的打算,也没有起身去吃早餐的打算,将放置一边的电脑摆上了床,他就准备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打发着时间,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再去吃个早中餐之类的。
 
  点开微信朋友圈,上头显示的全是同事们去各地玩乐的照片和配字。
 
  武崧表示已经看的有些腻味了。
 
  可这也算是所谓的在屋子里头就可以环游世界了吧。
  他一边感慨万分的滑动鼠标浏览着页面,一边又伸向附近的食物篮子。
  手在空气中捞了个空。他这才倍感意外的扭头过去看了一眼,挑了挑眉。
  居然没了,这才多少天……哦,四号了都…也该没了……要不要外出一趟………
 
 
  不需要武崧纠结思考着是否外出,一个电话就帮他决定了一切。
 
  “喂,你好请问您哪位?”
  “喂喂!医生大叔!你现在在哪!!”
  “小蘑菇?……怎么了你?”
 
  “白糖他在xx路被车撞了!你快来!我搬不动他!!医生大叔你快点过来!……喂!喂!!”
 
  没有关闭通话页面的手机被丢弃在床上,本来随地躺着的衣物此刻全部不见,直到传来嘭的关门声和急促的脚步声,这才知道屋主有急事出去了。

   等到他气喘吁吁的赶来,见到白糖安然无恙时,心里霎时安定下来的那种感觉太过清晰。
 
  忘不了了。
 
 
  “嘿,医生。”白发男子坐在地上,扬起头冲他招手,笑的一脸灿烂,身上除了有些灰尘以外,没有什么其他问题。
 
  
 
 
  事情是怎么发生成现在这样的呢,武崧也记不太清了。
  当时他只想给白糖这个家伙来上一拳。
 
 
  两人扭打在了一起,抱团滚在地上。
 
  “**,臭屁精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啊!”
  “白糖你才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武崧趁着白糖愣神的片刻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白糖直接向后倒去。
  “你以为开这种玩笑很有意思吗!!”武崧他现在很生气,真的真的很生气,“想试探我还是想怎么样都已经无所谓了!现在知道这个结果你满意了吧!!!”
  白糖嘴角沁透着血迹,眼边一块淤青,身上的白T染上了灰尘,发丝凌乱,他狼狈不堪,可眼里却欣喜若狂。
 
  “明明都这么大了!脑子里面怎么还是这么低龄!!这种玩笑能开么!!”
  “明明都有孩子了还这么闹腾!万一你出事了你老婆怎么办!!”
 
  “…………哈??????”
 
  白糖懵了。
  小蘑菇乐了,躲在一个巨大的遮挡物后头笑的前翻后仰。
  

 
  “等等!臭屁精!!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有老婆孩子了?!?”
  白糖看武崧还准备教育下去,立即开口阻断了他。
 
  “你敢说小蘑菇不是你孩子?!性格熊的跟你一样!!”武崧见白糖这样更加气愤。“你孩子打电话过来给我说你出车祸了所以我才过来!可你看看你!哪像个被车撞了的!!就像个被驴踢了的!!”
  “…………………………等会等会……你先别急着怼我……我知道你这家伙不爽了…………让我给你梳理梳理…………”白糖极其尴尬的一手捂脸,一手举高挡着武崧的视线。
  “我……我确实被车撞了…………”
  “你——”
  “但是是自行车……我只是被撞的蹭破了点皮然后扭了下脚…………”
  白糖知道武崧肯定要反驳,所以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然后…………小蘑菇他…………是我邻居的孩子……我职业替他们看娃………………”
  “…………证据呢。”
  “……什么证据………………………………你不会还想让我去做个亲子鉴定吧?!”
  “………………”
  武崧看了白糖半晌,最终败在他极度真诚的目光之下。
 
  “诶诶??臭屁精你去哪!”
  “回,家。”
  “诶?!?!别啊!!”

  白糖在他身后不停嚎叫,不理会这家伙刚才的语气是有多压抑,也为了挽留他而不再管自己所剩无几的节操了,他哇的就坐在那哭了。

  起初那几声嚎叫还是掺着假的哭嚎,结果越到后面,武崧越来越走不下去了。不仅是内容越来越不堪,还真的疑似有了哭声。
  忍不住的回头一看,白糖竟是真的在哭泣,眼边的泪水不要钱的直流。
 
  武崧的内心霎时就被深深的罪恶感给刷满,可不等他有所举动,白糖接下来的话让他听的一震。

 
  “臭屁精你王/八/蛋!老子我找你找了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就给我这么一个破反应!你当年就这么不告而别现在我再找到你你居然还想装作不认识我!!哇——我好可怜啊!!我男朋友不要我了啊——呜呜呜——不想活啦——死了算啦!今天中秋想团圆都团不了圆!!我命怎么这么苦啊!呜呜呜!!干脆来个直播让全世界看看这个渣男是怎么欺负我的啊!!”
 

  武崧:“…………………………………………………………”我还是回去吧,放着这个丸子在这里死了算了……
 
  小蘑菇:“………………………………………………………………”我也回去吧,这大概是个假的看护人……
 
 
 

 
 
 
  ⑨

  因为过来时提着一个急救箱用来救急的,本还以为会没太大用场,可也没人会想到他俩还会打上一架。
  武崧将白糖抱上了一个石墩子上坐着,自顾的打开了箱子就开始为他清理起了伤口。
 

  “喂,武崧……”白糖吸着鼻涕,声音还是嗡嗡的带着哭腔,“今天中秋……你能过来跟我一起过么………”
  “…………”
  武崧不回答,一言不发的替他处理着。等到了小伤口都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取过一瓶药剂,猛的往白糖肿起的脚踝喷去,疼的他嗷嗷大叫。
 

  “中秋你想吃什么。”
  武崧揉捏着白糖的脚踝,头也不抬的问道。
  白糖就知道这算是有戏了。

  “呃?我想想……大闸蟹怎么样?听说中秋的时候桂花酒很香……啊我还想吃月饼……”
  “………………怪不得我刚才差点抱不起了……”
  “……闭嘴…我这叫身体强健,懂不——嗷!武崧我错了!我胖,我胖成了吧!!你下手轻点!脚没废的都要废了!”
 
 

 
 
 
 
  ⑩
 
  自诩酒品很好的白糖现在正满脸红的拿着一个啤酒瓶在客厅里头放声歌唱,唱的内容让武崧听了默默的掏出了一根棒子对着他的头,准备随时给白糖来上一棒子好让这个世界清净清净。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因为我需要孩子他爸哦哦哦——”
  “无论他死在哪里!还是浪在何处!包容才是最珍贵的话!”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因为我还喜欢着他哦哦——”
  “自由无人能挡,配合我的光芒,经得起风浪才坚强!愿天堂没有老王!!!!”
 

  所以这歌谁写的?!别让我逮找你!不然你以后有了孩子别来找我看病!!!!

  “啪!”
 
  武崧错愕的看着用拖鞋拍昏了白糖的小蘑菇,手上的棒子都被吓掉。
 
 
  后者极其纯良的看着他:“我只是帮你把你想做的做了而已……”
  “…………”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小蘑菇!!!

 

  武崧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世界观,在今天彻底破裂。
 
 
 
 
 

 
 
 
 
 
  ①①
 
  半夜起床去厕所大吐特吐了一番,白糖迷糊着漱了漱口,就晃晃悠悠的绕去了房间准备接着睡觉。凭着感觉绕到了床附近,白糖想也不想的直接头一歪的就直接倒下。
  武崧被突如其来的重物给压的差点吐了,吓得从床上起身,他定睛一看。
  “白糖……?你怎么在这。”
  他拍了拍白糖的脸却沾了一手哈喇子。
  “………………”
  算了……
 
  武崧叹气,认命的去衣柜里搬了两床被子打起了地铺。在临睡前给白糖捋了捋被子,正要缩手回去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抓住。
  “武崧……”
  “武崧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惊的一个哆嗦,并没再继续尝试将手缩回。他知道白糖这是犯迷糊在说梦话了。
 
  “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啊……”
  “我可以跟你保证以后不会再犯……”
  “你能不能回来…哪怕就现在回头来看我一眼……”
  “不要走……不要…”
  “是我不好…不要走………”
 
 
 
 
 
  ——“你知不知道你很烦人。”
 
  啊……是了…那些话………
 
  ——“能不能请你从我周围离开。”
  ——“走开。”
  ——“我今后都不想再见到你。”
 
  那些话……
 
 
 
 
 
  抓着他的手,指尖发凉,在不住颤抖。他垂下眼帘,视线转到了那个已经成人的男子的脸上。接着高挂起的明月,他看到他脸上没有一滴泪,除了一直紧缩的眉头和翕动不停的嘴唇。
 
 
  还是跟以前一样啊……白糖你…
  表面比谁都要没心没肺……实际上却这么喜欢忍着…比我还能忍…
  你知不知道,在你讨厌我什么都憋在心里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呢……
 
 
  “白糖……我想要你真的将一切都愿意托付过来………而不是你这一个单纯的外壳……我想要真实…你这样子………真的很恶心……”
 
  藏于多年被压抑死的情感找到了突破口。将抓着他手的那个人压制住,他欺压而上。惩罚霸道性的吻,是没有怜惜之情的。白糖呼吸变得不顺畅,开始咽呜,身体本能的想推开这个人。
  “不……唔…”就算是有再多想要说的话,在这个越发深长的吻中也会消失不见,但随之涌来的是被撩逗起的欲望,如一波波浪潮般。
 
 
 

 

 
  ①②

  醉宿之后的早上头都是痛的跟炸裂一般,可白糖今次却是除了头疼以外,全身上下跟被碾压过一样。先不说衣服全没了,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是腰,极其的疼。嘴巴在刚才惯例舔润的时候 从它刺痛的地方感觉到了破皮严重。
 
  百思不得解的白糖怨念着那个虐待他的人,嘴里碎碎念个不停。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因为我需要孩子他爸哦哦——”
 
  “!!!”白糖正要睡的时候,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没把他吓个半死。
   
 
  这!这不是我改编的歌儿么!!!谁给录了!
 
 
  忍着身上的剧痛,白糖点开通话摁扭,“喂——你哪位?”
  “这么早就醒了?那还是不错的了。”
  “…………………………武崧?”
  “嗯。”
  “……………对了,我昨晚干什么了,怎么我现在感觉自己跟被碾压了一样……”
  “没什么。”武崧敲打着键盘,“小蘑菇我已经给送去图书馆了。那边有我认识的人照看,而且小蘑菇也很乐意去。”
  “噢…………好吧……”
  “中午我回去,孩子妈你记得煮饭。”
 
  “哦……好……嗯拜拜……………………………………?!??!?!?!?!等等!武崧!武崧你说什么??!!你别挂别挂!你说清楚了!!!喂!!!!!”
 
 
  【fin】
  
 

2017-10-04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171 27
评论(27)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