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近期:
<筹备大考不更文>
<小摸原创练练手>
<弟弟都是大可爱>

《(伪)屠龙勇士》

·ooc/cp武白,微量月青
·四章集合,字数有点多,请见谅。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王国十分危险。世间谁最勇敢?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我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年轻人想了想,他说:陛下我叫
达拉崩吧”———好,这里先停一停。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是没有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这位英勇的勇者。
我们这里只有一个叫武崧的勇士。

那么你准备好了么?
哎?仿佛听见你说可以了啊?那么好的。
我们的故事,要从这里开始讲起……
 
——————————————————————————————————————————
 
  挤在去营救公主的队伍里,武崧都怀疑是不是整个城镇的体格健壮的男子全来了。
  那些男子,一个个都人高马大,身材魁梧,面露凶相,提大刀穿铠甲。
  在他们的衬托之下,只提着一根红色棍子的武崧就显得格外瘦弱傻气,他是被所有人都是不看好的。

  事实也是如此,国王并不看好这个年轻人,所以直接略过他,很快的挑中了一个十分魁梧高壮,满是络腮胡子的男人。
 
  但就当他要开口宣布那领头人的时候,突然,天空来了一只通体白色的巨龙。
  “吼!!!!!”
  那巨龙大嘴一张,直冲下来,一口吞下聚集在城堡天台的大半壮年。
  余下的所有人都害怕的腿发抖,软在地上不敢动弹。

  也不愧是国王看中的。
  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提起自己的武器,直接冲向那头巨龙。
  巨龙不屑的从鼻中喷出气,身后的翅膀猛地一扇。络腮胡子就飞走了。
 
  “……快,快来人抓住这巨龙……”
  国王吓得裤裆开始流出异物。
  但没有一人愿意上前。

  巨龙扫了一眼这些对他来说如同蝼蚁的人类。它哇的一下冲他们咆哮,携带着一股恶臭的飓风和它四溅的口水。
  在天台上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颤。
 
  可就当它快要飞走的时候,武崧却突然冲了上去。

  只见他提着那个可笑的红棒子,一下甩了上去。
 

  勇气可嘉。
  倒在不明液体中的国王这么想到。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有火焰从那棒子里飞出,直直落在巨龙身上。
  它疼的一声嚎叫。
  转身冲武崧咆哮作势要将他吞下。
  武崧的身体本能反应就是一跳。
  在高高跃起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巨龙的眼。
  璀璨如金,眼角还有抹红。
  异常好看。
  他愣了下,巨龙就趁机一甩尾,武崧就直直飞出去。
 
  
  
   “勇敢的少年啊,你英勇的一幕我们都已见到,”国王郑重地给武崧佩带上了一个佩饰。“营救我女儿的使命就交给你了。这个徽章可让你随意差遣我们国家的士兵。”
  才从地上转醒,就被一个侍卫带到了国王面前,还被塞了这么一个重要的物什。
  武崧头疼的跪下,依照规矩去感谢了国王一番,而后随意组建了一支军队,就快马加鞭的疾驰向那巨龙所在之地。
 
———————————————————————————————————————
  
  “什么?老头他派人找我来了??”
  “……是。”
  一身简朴青色裙衣的少女毫无形象的坐在窗边,大口啃着点心。嘴边沾满着点心的屑沫,地上落着她挑拣出来的内馅。
  “明月,你就不能稍微管管你的弟弟和你弟的朋友么。老是出去转悠,这么看来我迟早又要被抓回去…”
   明月伸手抹去少女嘴边的点心屑,“没事,大不了下一回我出马将你带走。”
  少女脸上一红,扬手要拍落那替她擦脸的手。
 
  “反正,除了我还偶尔来虏你走,谁还敢向你来提亲。”
 
  扬起的手立刻改了个方向,直接将明月推出。
 
  “!!!胡说什么呢你!!我小青可是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其他国家公主会干的事情我都会!!!”
 
   明月似笑非笑的盯着咋咋乎乎的小青。
 
   “还有呢?”
 
   “还有!还有就是!……不过就是偶尔去军队里头玩玩,抽打几个士兵而已………”小青越来越小声,“而且那些王子也未免太过不禁吓,以后可都是要做国王的人,怎么连我都打不过……”
 
  “…所以,除了我,还有哪个人敢要你……”
  “…………”
  好有道理啊…我竟无法反驳。

   “点心做不好,衣服不会缝,头发只会披着,妆还勉强不错…攻击力强的堪比一个中上等将士。”
   “你确定其他公主会干的事情你都会?”
 
   小青直接一个点心砸了过去。

    
   
   
   
   
  
  
  

———————————————————————————————————————
 
    一路披荆斩棘翻山越岭的走来,武崧他的大招小招,士兵们都见过了,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以至于他们都习惯静静的站在远处,看着他在那猎杀猛兽。可即便见得多了,还是会在心里为那些被殴打的猛兽哀悼一会儿。
 
 
 
 
  “你们谁知道这是什么?”
  一天,武崧端着这个散发着柔和银色光晕的盒子,毕竟是从宝箱里头拿出来的,多少还是带些奇异功能。他只觉得心里一下平静下来。士兵们见到它一下就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叽叽喳喳的,就像鸟叫。 
   这些乱七八糟的回复,武崧听的脸黑的赛过炭。他把哨棒往地上狠狠一敲打。炽热的气息就从地表往这帮家伙的屁股传去,他们烫的哇哇大叫,都立刻站起安静下来。
 
   “我要唯一的答案。”
 
  这回他们学乖了,小声讨论许久,终于给出一个答案。
  “这个应该是指引物,能协助我们找到恶龙老巢的'圣月光'。”
 
 
   哦,原来,圣月光,不是月光,是个盒子啊……
 
  武崧一幅大悟的脸相。
  
 
  总之靠着'圣月光'的指引,武崧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恶龙的据点,一处隐蔽的洞穴口。
 
  “吼!!!”
  不待他们有所举动,就倏地从洞中窜出一只巨龙。它一声吼叫之后,直接吞下数名士兵。
 
  “啧!”一言不和就开打,还真是凶物……
  武崧危险的将眼眯起,墨绿的左眼染上火红色,如同跳动。
  “你们还真是找死……”
  ……
  …   
  “恶龙,你已无路可退。束手就擒吧!”
  一番厮杀搏斗之后, 武崧将哨棒指向那个有着海蓝色的鳞甲的巨龙,炽热的哨棒上隐隐有火焰流动的迹象。巨龙看了他一眼,点着它的龙头,乖巧的从地上爬起,走到一边。
 
  “您是最勇敢的勇者,我屈服了。请进,公主就在里面。”
 
  它口吐人言,着实是吓到了武崧身后一帮士兵。
  但它已然是手下败将,也无须有多顾虑。
 
  武崧倒深深地望向它,“你会说话?”
  “是的,勇者大人。”
  “那我问你,之前那个白色的龙去哪了?”
  “……恕不可告知。”
  “……”
 
  一人一龙对视良久,他们僵持一阵。武崧率先扭开了头,折进洞内。而后抱着狼狈不堪的公主,头也不回的就率领众人离去。

   ……………
   ………
   ……
 
  “'把它叫来,我等着?'”
  少女饮下一口茶水,冷笑道:“他还真是猖狂。若不是我们次次放水放过这帮人,就凭他们这些蹩脚的勇者,竟还真以为能战败我们。”
  “……明月姐…那白糖他………”
  明月抬手示意这个蓝发少年止住嘴。
  “他应该能躲过,而且就算躲不过,不是还能飞么?”
  看着明月如此的悠闲,丝毫不担心被当小青带走的白糖,海王星只得在心中为白糖祈福:兄弟……保重…
 
———————————————————————————————————————
 
  白糖其实是很复杂的,就现在来说的话。
 
  毕竟胸前垫着俩圆面包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提防它掉下去的同时还要提防提起来的时候别被人看到。
  不然这掏胸的怪异模样可是要被笑话的。
 
  然后的话,如果可以选择重来,他白糖绝对不要再坐人类的马。
  现在,他除了胸部不适应以外,而且还特别的想吐……
 
   ………
   …………
   ………
 

  当时他正和海王星化为人形,在个偏远的美丽村庄里头。
  专程蹲在一处矮丛林里,他俩悄悄窥视着那从远处来的一小支军队。
 
  “诶…海王星……”
  “干什么…”
  “那个排头的…”白糖小声的说着,食指指向那带着一顶黑帽,腰间绑着根火红棍子的男人,“就是当时在我鳞片上留下火燎痕迹的家伙……”
  “哇…那么厉害啊……”海王星忍不住咂舌,“没想到人类中居然也有人会我们的东西……”
  “是啊…这家伙……”
  白糖神情激动的跟海王星再次复述当时的情景,手舞足蹈的,一时也忘了要小声说话。
 
 
  “谁在那。”
  直到头顶响起声音,白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干的啥。
  于是,在海王星挤眉弄眼的示意下,白糖掐着嗓音,“啊~你慢点~~”随后是一阵淫靡之声。
 
  在这声音刚开始没多久之后,白糖就听到这人的明显不屑和厌恶的啧声,随后就是皮鞋嘎吱嘎吱的渐渐小下去的声音。
 
 
  ……………
  …………
  ………
 
 
  “哈哈哈,白糖,你真厉害!”
 
  俩人逃窜出村庄,飞奔赶回洞穴。
  路上海王星依旧对白糖这多年不变的逃脱技巧给了一个大大的赞赏。多年来还没听腻味也是没谁了。
  “…我连着三次了已经,下回该换你了……”
  白糖丢给他一个大白眼,然后龙化直接飞走。
  “!诶!别啊白糖!!你不也很快乐吗糊弄那些人类!!诶!!白糖!!!”
 
  ………
  ……
 
  一般来说私自逃窜出洞穴,自然免不了一顿收拾。可今天有所不同,那些勇者要来了。于是明月拿着一张纸,细细的安排着一切。
 
  海王星去跟人类假意斗殴,天王星带着小青离开。
  而白糖……他则是在入洞的第一时间被打晕,喂下药之后做了一番打扮,然后要被当成小青给带走。
 
  “丸子,让你去那儿瞎弄。这回就算是我帮明月教育你。”
  小青带笑的声音响在耳边,白糖觉得毛骨悚然。

 
  上帝,如果可以重来,我绝对安分守己。
 
  在马背上颠簸,白糖闭着眼,恍惚见到人类常说的上帝。
  他正一脸慈和地跟自己招手。
 
 
———————————————————————————————————————
 
   颠簸一阵后,就在白糖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被怼出来时,伴随着“下马,休整。”他就觉得自己身子一轻,然后就被那说话的人一把抱下。
 
 
  好人,说休整的那个绝对是好人!!
 
  白糖悄悄睁开一条缝窥视大好人,却险些被吓死,巴不得给自己的嘴巴俩巴掌。
 
  抱他的人,不是别人,是武崧。
 
  …………
  这家伙哪里好人了?!?!
 
 
  对方像是知道他装睡一样,猛地停下了脚步。
 
 
  “醒了就下来,我抱不起了。”
  “…………”
 
 
 
 
 
 
 
  
   
  
  
 

————————————————————————————————————
 
  纵使现在白糖他扒了不下四碗饭菜,却也不能盖过他心中的不满,所以化悲愤为食欲这种法子对他而言根本就没用。
  可是他偏就不信这个邪,无视掉士兵们惊恐的目光,白糖愤愤地再次跑去添了一碗汤水。大概忘记了自己现在所扮演的形象,他一把盘腿坐地。本就脏乱还有些破损的华服直接被扯开一道大口子,发出清脆的“嘶啦”声,配合着白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活像是小街巷子里头那些乞讨的疯婆子。
  咕咚几口干完汤水,见着士兵开始收拾碗筷了,白糖用手背把嘴一摸,将一旁摞起的碗抱起给去。
  “啊呀,今晚伙食还是不错的嘛,不过要是能多些丸子什么的就更好了。”碗筷递过去之后,白糖拍拍那位抖得跟筛子一样的小士兵,他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会不会做丸子啊?什么丸子都可以啊,最好是鱼丸——那一口咬下去的弹滑感真的特别棒。”
  “呵,原来这个国家的公主,是这么能吃的。”
  武崧突然从他们身后走过,冷不丁地开口说道:“怪不得,那些巨龙都是换着来捉你,从不重复,怕是之前的那些被你吃穷了吧。”
  “………………”
  白糖,你要忍,为了小青的公主形象……
 
  “……呵呵,臭屁勇者,你说什么?本公主吃的可是很少的。”
  “……”
  看着武崧直接黑下来的脸,白糖掩面得意的笑着。
  “是,啊。”他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两字,应下白糖的称呼。嘴角抽搐的,武崧露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吃的很少的公主殿下。我想,你应该不需要再吃什么丸子了,毕竟,你本身,就,是,啊…”
  “…………”

  很好,什么形象什么面子都统统给我见鬼去吧!!!!我今天就要让着家伙知道我白糖的厉害!!!!
 
 
  白糖狰狞着一张脸,把手关节摁地咔咔响,“臭屁精勇者,本公主警告你,要是你再多说一句话,等本公主一回到皇宫,就让国王把你这个不入流的勇者赶出国家。”
  “啊,那我好怕啊公主殿下。”
  武崧一副害怕的样子,然后折断旁边的一根足有小臂粗细的木棒,墨绿的瞳深幽的跟寒泉一样,直直射到白糖眼里,看的他娇躯一震。
 
  ………………
  …………
  ………
 
  …………臭屁勇者,本天才今天就放过你……反正还有大概三天左右的时间才到皇宫……我就陪你慢慢玩…敢把我丢在泥坑里……敢嘲笑我胖……敢说我是个丸子…………
   
 
  白糖缩成一团窝在帐子的角落,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怨念之气。张嘴咬住身上的毯子的一角,尖利的虎牙在那磨来磨去。
 
  让你抱我过去树下坐着不是让你丢我去泥坑里……知道我醒来就不能贴心点的装作不知道然后把我安顿好么………………我好歹,是个公主吧现在,即使是冒牌的……

 
 
  几番怨念顺带在内心谩骂一通:什么“臭屁勇者真过分”、“回到皇宫就要那个撒尿老头把他赶出去”、“好想吃丸子”啦,诸如此类的话语,在轮流一遍之后,白糖的帐子里头传来一阵阵鼾声。
————————————————————————————————————

 
  “你怎么就发烧了。”
  “啊?”白糖脸上烧红的,脑子迷迷糊糊,他坐在一个木墩子上边,晃悠着破烂的裙摆,“什么是发烧……”
  “…………”武崧对这个只有一股子蛮劲的公主彻底无语,“现在怎么样你感觉?”
  “呃……就是头晕乎乎的,特别热。”一边说着,白糖一边伸手扯了扯镶带着花边的领口,企图让些许风灌入来索取些许凉爽。而从被扯开的领口可见到那白嫩纤细的脖颈,以及……武崧眸色一黯,他一把摁住白糖的手,“……别扯。”
  狠狠地剜了眼那些垂涎着看来的士兵,吓得他们立刻收回目光继续坐好在马背上。
  “……你们,在前面等着,傍晚我们就会回来。别乱走,听到没。”
  “是!”
   
  武崧将身上的一件外套给白糖披上,而后一把横抱起,然后快速向不远处的镇子跑去。
 
  “离前面的镇子还有那么段距离,你再忍忍,到了那我给你找医师。”
  “唔唔……”
  “发烧就不要乱动,公主殿下,不是说要我滚出你国家么,请先养好病再说让我离开之类的话把。”
  “……”白糖安分了,睁着对眼定定地看了武崧一会,像是忍耐什么一般,他艰难的吐出一句话:“……你不让我下去的,别怪我…”
  不等武崧反应,白糖头一扭,"哇"的吐出一堆污秽物。随着武崧奔跑带动的风,一路飘到后头。那场面,真是要多美好就有多美好。
  “………………”
  仁慈的主,我可否背弃我一开始的想法,我现在只想把这个人直接丢在地上不再理会……
  武崧看着自己被那些东西给沾染上的黑裤子。
 
  哇,那脸黑的啊。
  白糖表示自己以后都不想再遇到一次,不然他不敢保证真实身份下的他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大概是因为自己现在是女孩子,同时身份是个公主。
  武崧那时没有发火,没有嫌弃。
  虽然脸黑的吓人,但是却耐心的等白糖吐的干净舒服,再把他嘴用自己随身带着的帕子擦净之后,让白糖爬自己背上,自己被他过去镇子里。
 
  所以这大概就是白糖心动的原因。
 
  白糖当时趴在他背上,蔫蔫的喃呢着不舒服。那个时候的武崧,应该是真的很担心他吧。
  “别嚷了,尽量跟医师说不要苦的药物就好了吧。”
  “实在不行,我一会儿带你去看看有没有你要吃的丸子。”
 
 
  嗯,真的,很喜欢。
 
  病了之后,一切尖牙利嘴都没了,强硬也没了。白糖眯着眼,嘴角微翘起,在靠近武崧肩窝的地方蹭了蹭。
  真好。
  要是一辈子都这样就好了。
 
 
 
 
————————————————————————————————————
 
  …………所以白糖你到底在想什么……
 
  啃着一个大面包,白糖盘坐而下,却是愣愣地看着坐在不远处,极其优雅的吃着早餐的武崧。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就是从那次生病之后,白糖就觉得他俩关系莫名微妙起来,但是具体是怎么个微妙法他也不清楚,唯一清楚的是,他好像喜欢上武崧了。
  ……不对,白糖,你,怎么可以喜欢一个男的…好歹也要是个像,呃……算了,男的都好过女的…………
 
  白糖想到小青跟明月那两个战斗力超乎男子的女人,打了一个寒颤。
  却怎料头顶突然传来一句:“你冷了?要不要加衣服?”
  “!!——咳咳——”
  面对武崧猝不及防来的一句关心话语,吓得白糖直接被刚咽到喉咙的面包给呛到。正咳得不得了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熟悉的温感,然后一下接一下的帮他顺背。
  “喝水么要,我给你去拿?”
  白糖立刻摇头,比那些小孩手上的拨浪鼓甩的还要厉害。呛红的面抬起,湿漉漉的眼对上武崧的,看的他心下一颤。
  “臭屁勇者……”
  因为药物的原因,白糖的身体构造都是女化了,声线自然也一样。
   “你…”
 
   “……我…”
 
  武崧见白糖皱着眉半晌不出个所以然,顿时有些焦躁,“怎么……唔!”
  “都怪你!没事吓本公主干吗!!害得本公主呛到!我到时候一回去就要找国王让他赶你出去!!!”
  一拳打在那人胸口,白糖愤愤地磨咬着虎牙,说完这些话,他头也不回的,直接往前走去。
 
 
  “……勇者,勇者大人…你看这该……?”
  被一拳打中,好久才缓过神来的武崧在眼神一聚焦的瞬间,露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
  见他不说话,周围的士兵只能焦灼的等候。
  “…………你们…”
  “?”
  “你们先回去……”
  “嗯?!勇者大人,那,小青公主?”
  “………我去找,找到后我就带她回皇宫。”
  说罢,武崧将哨棒绑紧在身后,然后抬步,飞快的往白糖离去的方向跑去。不多时,也不见了踪影。
  士兵们面面相觑一会,像是什么想法突然不谋而合了,都露出了然而又欣慰的笑容。乐呵呵的开始收拾起了行装,高声唱着歌曲,骑着马,极其欢快的踏上回皇宫的路。
 

      

   
   
   
  
  
————————————————————————————————————
   
——这种情况突然出现,其解决办法就目前来看只有一种……他望向那波光粼粼的池子。
 
 
 
 
————————————————————————————————————

  提着长裙一路飞奔,身后的细碎踩地声却也是紧紧跟着的,白糖开始发虚了。
  估计是药效到时了,他的喉结开始慢慢往外凸起,身体的一切都在缓慢的变化回原样。
  但胸前的高耸却是跟泄气一样,唰的瘪下,就在刚才。
  没有支立物,风就可以从衣领灌进去,而且由上往下更是可以将他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这也是白糖为什么当时要推开武崧,一路跑向森林深处的原因。
 
 
 
 
 
  一离开了武崧的视线,白糖就率先将腿部龙化,提升速度,不要命的往前跑。因为刚才在逃离的瞬间,他带着不忍的回头看了眼武崧,结果就见到武崧想是记起什么一样,直愣愣地望着他,吓得白糖立马开溜,生怕他回过神就追杀来。
 
  可是谁知道这家伙不是普通人,速度竟是快赶上龙族的!
 
 
 
 
  俩人一个死命逃跑气喘吁吁,一个面不改色的跟在后边。
 
 

 
  武崧看着是还有很多力气的,可白糖表示,他是实在跑不下去了。先前的早餐都没吃完。一般他要吃八条长面包的,可刚才怕被发现,所以才啃了三条长面包。
  而且逃窜这么久,那点面包早就消耗光了……
 
 
  咬牙将速度瞬间暴增,他很快窜到了一个地方。
  左顾右盼了一阵,算是叫他发现了一处池子。试了试水温,感觉不大凉,便三下五除二的褪去了长裙。急急将其掩盖了之后,白糖深吸一口气,一下窜到池子底。只见池面的水纹荡漾几下,又再次归于平静……
 
————————————————————————————————————

  这个公主就是当初那头白龙……武崧一路跟随前方匆忙的脚步声,却是追到这里,在这个池子附近,就不见了那人的身影。
  “啧。”他一手捶在了一旁的树干上。素来不轻易流露心情的武崧现在却是显得极其焦躁,墨绿的眼瞳现在是更加的幽深,可隐约见到他眼底有火焰跳动的痕迹。
 
 
  他忘了我,忘了之前的一切,看样子是这样的……
  武崧烦躁的用哨棒扫荡着周围快齐人腰的草丛,一时间,那草木独有的味道是更浓烈了……
 
 
 
  那个白色巨龙,他小时候见过…
 
  它救过他……
 
  当时他年少气血正旺,听信别人的挑唆,一头扎进了老森林里,险些淹死,是白糖来救了他的…
  ……
———————————————————————————————————— 
 
  武崧他们,是从别地来做生意的。
 
  可即便是有一个金黄色头发,能说着一口流利当地语的师兄在,当地的孩子以及大人都是不大欢迎他们的。
  四处吓唬捣蛋还是小事,每周必来一次的群殴才是大事。
  好在武崧练过一阵子功夫之类防身的招式,那些孩子都奈何不了他。
  但是武崧很容易被他们激火,所以经常身上挂彩的回家,可也好在是他只是破皮什么的,没有伤的太重。
 
  而那次,他们突然提出双方各让一步,但前提是武崧要成功去到老森林里再平安回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为首的胖子脸上堆积着的肥肉愣是让他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要是成功了,我们就再也不捉弄你了。”
  “呵……说好了,不准反悔。”
 
  为了证明自己比那些家伙厉害,为了树立自己在这儿的一席之地,武崧答应了他们的话,拿着哨棒就跑向森林里。
 

 
 
 
  眼见着天都快黑了,武崧怎么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一个恍惚的瞬间,他就跌入了附近的一个水池里。
 
  在就快失去意识的时候,他见到了白糖。一只看上去挺大的白龙。它一下飞来,张嘴叼住武崧的衣服,很快的把他带上岸。
  等到缓了过来,武崧睁眼,就清楚见到了那个救了他的家伙。龙族的家伙,而且它大概还不算太大,毕竟化形为人都不成功,还留着一个尾巴和大翅膀,落日的光晕撒在这家伙脸上,人类一样的脸,留着婴儿肥,金灿灿的细碎的绒毛衬着他的眼睛,引人深陷。
 
  武崧至今都难忘记那个蠢到家的白龙,那个有着一对闪亮亮的金色竖瞳,就跟集市那些女人带着的首饰一样。也可以说不一样。这家伙的瞳色,比黄金还耀眼,极富有智慧的色彩。
 
  它露出两颗虎牙:“诶,小鬼,我救了你,所以你以后就是我龙族天才白糖的人了。”
  在武崧的注视下,白糖它像是有意显摆,大力挥动了几下翅膀,结果不幸挂到一旁的枝桠上。
 
 
 
  “………………………………那什么,能帮我把翅膀拔出来吗……我,我卡住了…………”
  嗯,真的是一条蠢龙。
 
  身高不够的武崧在树下拽着它的尾巴,白糖疼的嗷嗷叫,“!!轻点!我尾巴都快被你拽掉了!!”
 
 
 
  所以武崧来参加救公主的这个任务,主要原因是为了见这家伙一眼。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当初武崧过十五岁生日见面之后,它连来都不来一下。
  而最近这个国家的公主频频被龙族绑架,那些过去屠龙的个个又是精悍无比的,他就怕依照白糖这个样子,迟早就要被那些人给杀了的。
  瞎想了好久,越想越是莫名开始害怕担忧起来,于是他就急急忙忙地收拾好东西去赶上选举队伍。
 
  武崧大概也是没料到,缘分就是这么的巧。扰乱选举大赛的白色巨龙竟是白糖。
  璀璨如金的兽瞳,眼角还有抹红痕。
  是白糖独有的标记。
  这就是他为什么在看到巨龙眼睛的时候愣住的原因。
 
  也好在他及时认出了,不然怕是会为了保护国家而去下狠手驱逐它。
 
————————————————————————————————————
 
  最后一次,哨棒猛的落下,骤然带染上火焰的光色。
  “呼啦”一下,密密的草丛就只剩一堆灰烬了。
 
  看样子是不在这……
 
  平复下躁怒的心情,武崧挥动哨棒,借助它携带起的风将草木灰卷进池子面上。
  正要离去的时候,他倏地回头,把哨棒往附近一丢,他就“噗通”一声窜入池子里。速度极其快,估计是什么后果都没有预计,就直接跳入。
 

 
  在离去的那瞬间,武崧下意识的抬头看顶上的树枝枝桠。
 
  自打白糖在他过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又被树枝卡到翅膀,武崧养成了“路过树下就抬头看眼,看看上边有没有白糖”的这种习惯。
 
  下意识的抬头,却见到这树有折断的痕迹。虽然抽出了新的枝桠,但那个断痕还是很明显的,周围还有一些兽类的刨痕。而地上,还有截树木的断枝,是被拽掉的,不是有意的。
 
  这里,是当初的老森林……那么白糖就在…他骤然回头,立刻跑了回去。
 
  他就在池子里。
 
  这个爱吃丸子的蠢龙……
  他就不知道自己本身不是水龙么…………
  会淹死的,这么久了……
  
————————————————————————————————————
 
  !!!嗷嗷嗷!!!不行了!我想起来了!我不是水龙啊啊啊!!!!!要淹死了要淹死了嗷嗷嗷!!!
 
  白糖感觉自己脑子开始懵了,但是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出去,因为武崧还在外边站着,从上边落下到他眼前的草木灰就是最好的证明。
 
  什么鬼臭屁勇者啦!还不快去找你公主还在这里干什么!!
 
 
  
 
  大脑迟缓的时候,白糖迷迷糊糊间就想起了自己很久以前救过的一个小孩,样子跟武崧很像。
  很像。
  ……等等…好像就是他哦…
 
 
  白糖半阖的眼全睁开了。
 

  不会是这家伙发现我是冒牌了然后想要把我整死吧?………………哎…果然还是小时候最乖………
 
  白糖潜在水底,慢慢捂住自己的口鼻,也依旧阻止不了欲图涌入的池水。
  …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怎么办,我大概以后要出名了……史上第一条被人类逼到淹死的嗑金龙……不过好像这样也还不错……毕竟估计可以看到天王星那家伙羡慕的看着我了…………嗯,可以有……
  但是我还没吃够…还没找个可爱的龙妹妹……还没…他想到了那个经常坐在窗边等他身影的那个棕发小鬼。
  还没告诉他,我一直没去的原因啊……我…我还没…………
 
 
  大概是眼花了吧。
  他居然见到了那个,最近一直在他梦里闪现的,盈着汪春水的,本是墨绿深幽有如寒潭的眸子。眸子的主人,是那个逐渐长大成少年的棕发男子,眉宇间不改的是那份狂傲,但却在面向他的时候,像个孩子。
  他会跟他拌嘴,也会讥讽他,也会关心他,更会照顾他……
 
 
 
 
 
  白糖已经整个人漂浮在了池子里,没有丝毫的害怕。手随着水波浮向上,伸向了他。随后这手就被人紧紧攥住,再就是大力一拽,他就被拖离出了池子。
 
————————————————————————————————————
 
  
 
 
  “丸子!你是不是在不见的这几年只顾着吃,把脑子给糊了!!”
  “连自己是什么类型的龙也不清楚就随意窜到池子底!嫌命长吗!!”
  ……
  …
  啊……真是,意外的亲切啊,这些话…………
  被拖上岸之后,白糖听着武崧一句句带着担心的嘲讽,鼻子有些发酸,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我又不会死…当然要是有金币什么的估计吸收之后大概就会好点了…………啊…要是有丸子就更好了……”
  “…………”
  就算是自己都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武崧那刀子一样的目光剜来的时候白糖还是吓得一抖。
 
  “…丸子你就别想了……金币也送人了…”
  “啊……这么惨啊…那我可能要去见上帝了…………”
  “……但是有一个东西可以救你…”
  然后白糖就感到自己冰冷的唇上被印上了温热。
 
  “这个叫人工呼吸。”
 
 
——————————————————————————————
 
  前面其实有说过,一般龙族随意闯进人类区域,是要受罚的吧?好吧,如果没说,那么大概这里只有明月才这么强行要求白糖他们了。
  所以就是这样,当初白糖救下武崧,同他玩了一阵。回去之后便见到正在受罚的天王星,以及面若冰霜的明月。
 
 
 
 
 
  “不行!我不能不去他那边!!”
  “……白糖…”
  天王星拽住白糖的手,有些意外这位朋友与往常过激的反应。但白糖不理会他,一把甩开天王星,冲向明月,“你凭什么要这么封锁我们!”
  “……”明月抬眼,暗色的红瞳凌厉地扫了眼白糖,“凭修他把你托给我,并告诫我,你这辈子都不许跟人类来往太多。”
  “………”
  啊,原来是,修,么……
 
  “…白糖……”
  “天王星,你站住,现在去跟海王星一起睡觉去。让这个家伙自己在外面待会。”
  “明月姐,修他为什么这么做?”
  “……估计是预测到了什么不好的…总之你们以后要是再敢跟人类接触,看我不卸了你们翅膀。”
 
 
  白糖离开洞穴,去到了武崧所在的镇子。
 
  “武崧你怎么还在外面?”
  “………我这就来了。”
  刚才,好像见到那个蠢龙了……它好像不开心…武崧甩甩头从窗边离开,走去自己房间里。不过也应该不是…如果是它,估计会很开心的来找我了…睡吧武崧……明天等它来了再问…
 
  于是这个明天,一直明天到了他十五岁生日,才再次见到白糖。
  见到后者那嬉皮笑脸的提着一袋子说是礼物的东西来,武崧想也没想,先在它胸口上给了一拳。
  它疼的呲牙咧嘴,但旋即又展颜开,腾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下他俩的身高,“呵,小鬼你长得蛮高了嘛…可惜就是人性格不好……哪有一见面话都不说,直接一拳招呼来…”
  “……谁小还不一定呢…你们龙族的不都是生长的缓慢的么…”几年未见,棕发小鬼的个子噌噌升高,虽然还没长大,倒也是可以看出一个雏形,是个英俊的帅小伙。不过就是嘴巴太过毒辣了。
  “多谢夸赞,我本就长得帅气,不需要直说的。”
  武崧撩拨一把额前的碎发。
  白糖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内心想法,当即嚎叫着扑上去打这个臭屁的家伙。“才没有!!明明最帅的就是本天才白糖我!”
 
  老森林其实很美,只是夜晚没有阳光照射,显得幽冷。
  在他生日的前晚,白糖悄悄给武崧递了张条子让他生日当天来这里。本来是打算让武崧激动的一晚上睡不着的,结果反倒是白糖倒在石卧上,无聊的数着洞穴上的苔藓数目。第二天,白糖起了个大早就到了老森林,神采奕奕,但是后边被长时的等待给消磨了,他没来由的开始焦躁。就像是……呃…自家爱人迟到了(?)的感觉吧。
  白糖脑子本来就不大好使,虽然不是个空有一身热血的家伙,但脑子运用起来也不算有多好…所以他自动把看到武崧的这种悸动,归类为“啊,这应该是找到了个好兄弟吧”的想法。
 
 
 
 
 
 
 
 
  从回忆里转醒,白糖睁开眼。
  “……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
  白糖起身,挪到武崧附近坐着,身上披着武崧的外衣。不知道为什么,这衣服看上去薄薄的,却是格外暖和,就像是这面前生起的火,但是上面却还有着武崧独有的气息。独有的,他的气息……气…白糖一愣,而后慌慌张张地抓住武崧,“臭屁精!!你你你你!你知不知道龙族是很保守的嗷嗷嗷!!!”
  武崧挑眉,墨绿的眼瞳带着丝玩味。
 
  虽然我真的是有读到过这个,但是,这家伙,根本就不保守吧。
 
  “嗯?”
  “!!你真不知道啊!”白糖抓狂的挠着头发,“就是!亲到就要,就要!”后边的不怪他,真的是难以启齿啊啊啊!这这这!这要他个男人(?)怎么跟另一个男人说啊!!
  “就要怎么样?”武崧带笑的问。白糖应该是太过纠结了,以至于连这么明显的笑意都没察觉出,“就是要!啊啊啊啊!”他眼一闭,“就是要结婚什么的啦!!”
  “哦——”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副才知道的样子!你知不知道我还打算留着这一手去强上些心意的龙!!这个可是很好的逼婚理由!!!”
  “…………逼婚?”
  “呃呃?是啊——诶诶?!”白糖一下没反应来,就再次躺倒草地上。武崧应该是生气了,之前说不想再看到那个黑比煤炭的脸,结果现在又一次见到。白糖咽了口口水,他都不明白自己刚才做错了什么。“武,武崧……”
  白糖小心翼翼的望着他,在一旁火光的照印下,闪带着一层水雾的金眼,显得格外诱人。
  “白糖……”
  “啊啊?”
  “逼婚是么?”
  “……没有没有…我不敢的…”
  “那我来逼了。”
  “???????????”
  等到武崧开始扒他衣服的时候,白糖才惊恐着嚎叫:“你你你!武崧你干什么!!”
  “逼婚,先入为主。”
  “?!?!?!?等等!你就不说点什么别的?而且我们这样!不会太快了吗?!?!”
  武崧停下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白糖,“我已经等你十多年了……”
  “…白糖……我们一点不快…反而慢的磨人………”他俯身下去,亲吻着白糖的脖颈。“我想问,你为什么这些年不来找我……我想问,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又不来见我……我想问,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跟看待其他人类的…我还想问……”
  他扣住白糖的手,压在他头顶,四目对视,“我有没有点不同的……跟其他人相比…”唇瓣碰触在一起,之后就是不停的交融。起初是口,而后到整个身体………甚至是后来,整个心都沦陷…
 
 
  悸动,原来那个悸动,还真的是小青平时看的那些书里写的,喜欢。
 
 
  口里不停喃喃,企图这样就放松下自己越发愉悦的身体。
  太奇怪了。
 
  人类真的,不可以太过接触。
  修是说的没错。
  我不能接触人类过多。
 
  可是纵使如此,还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唷!白糖你回来啦!!假扮公主好玩不!”天王星见到白糖,笑嘻嘻的跟他打着招呼,“诶?你还带人回来了??”他顿时笑的别有番深意,“啧啧,不错啊,居然还带人回来了……………………………等等,这…这不是那个……”天王星看到白糖身后的人,脸色跟土一样。
   “…………”
  白糖望天。
  “我什么都不想说,你们自己猜吧。”这么一副态度就直直显露给众人。
  他是真的不好说出口。
  好歹还是人类畏惧的龙族,被强吻(?)也就算了,居然还是在下面的那个……而且之前还差点溺死…
  这两件事情,传出去都要笑死同族人了……
 
 
 
 
  “明月姐呢?”
  “……带小青公主走了…”
  “………………哦………”
  白糖看着天王星又是一副吃土样,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神情,安慰道:“你可以跟邻居家的凑和的……”
  “………………………我不要公的,我要母的……………”
  天王星表示不想再理会白糖,并且渴求静静。
 
 
————————————————————————————————————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带走了公主,国王找来勇者,结果……勇者也被带走啦!
 
 
 
  然后就流传一个传说,如果巨龙看上了某个勇者,就会把那个国家的公主带走!
 
  所以这就是,屠龙勇士的故事!!!
 
 
  嗯……?你说最后公主怎么样了?啊啊……好像是,明月小姐假扮成了勇士。也就是代替武崧,成为跟小青公主生活在一起的人啦!
  就是这样!
 
 
  最后的最后就是,巨龙白糖跟勇士武崧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大团圆欢喜!
 
 

(end)

2017-08-31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61 7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