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近期:
<筹备大考不更文>
<小摸原创练练手>
<弟弟都是大可爱>

【武白/由买错书引发的惨案】

·ooc/古代pa/全员拟人化
·七夕快乐www

 
也不晓得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倒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一片混乱。
 
天知道他白糖数过多少个鱼丸了却还是睡不着。
 
———“你有喜欢的姑娘了?就这么魂不守舍的?”
 
白天小青的话就像是魔音一样缭绕在耳边。
左右思量一番,还是当机立断的下床,蹑手蹑脚地溜出门。
———————————————————————————————————————    
“七夕节,又名乞巧节,是姑娘们祈求织女将自己女红手艺增长的时候。”
“但是又因代入了牛郎织女的故事,又可算半个情人节。”
“七夕节妇女们穿针乞巧、祈祷福禄寿、礼拜七姐、陈列花果、女红等诸多习俗。”
“但我估计现在的姑娘大多都开始打扮自己准备趁着七夕挑个好郎君会会。”
小青一边在对镜打扮一边念念叨叨地跟白糖解释七夕大概。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白糖继续蔫在桌上无精打采的。
 
见状,小青挑眉,“你有喜欢的姑娘了?这么魂不守舍的?啧啧~”
旋即颇为八卦的问道:“哪家姑娘?要不我明儿拉着大飞一起帮你说亲去??”
刚要开口打断小青的脑洞,一阵敲门声倒是先让她住了口。
 
顺着敲门声望去,白糖见到提着哨棒冷峻着一张面的武崧。
 
“丸子。”
“啊?怎么了??”
“天王星他们来了。”
不待武崧说完具体位置,小青倒是呼啦一阵风的跑了出去。
两人面面相觑一会儿,都一致为那个被小青看上的人的默哀。
—————————————————————————————————   
捣鼓着碗里的吃食,白糖皱着眉发呆了。
 
“你说。”
“?”
 
白糖突然开口,让对桌的天王星吓的一抖。
 
“我都这么明显了,他怎么还不清楚…”
 
“………你那叫明显?”
作为唯一一个知晓内情的人士,天王星,对白糖的表达爱意的行为看不下去了。
“我看你是明显的欠打吧…”
 
天王星想起白糖那会儿天天在那人周围搞事,然后被痛殴一顿的可怕场景。
 
恩…真是不忍直视……
 
“……好像是哦。”白糖认可的点点头。
想到之前几次对那人示爱结果被当神经病追着打,他打了个颤。
 
“……你怎么就不打算直接说呢。”
 
“万一他被吓到怎么办!看着都是个直的!!”
他激动的拍桌,表明出自己死都不敢亲口说的原因。
 
“……”
断袖的世界我不懂…
天王星冷漠的退远。
  
 
 
踌躇好久,碗里的吃食都吃的一干二净了。
白糖咬着筷子,“明天七夕,要不我明天跟他说去??”
他在思索这个想法是否行得通。
 
“…你说之前好歹送个礼物表示心意吧。”
天王星想到之前看到过的那些小情侣,这么对白糖说道。
 
“!!!有道理!”
白糖一幅大悟的样子,激动的握住天王星的手,然后一把将他抱住。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天才白糖的朋友!!”
 
“咔!”
突然,不远处传来断裂声。
“?!谁!”
白糖警惕的抓起正义铃匆匆跑去断裂声的发声处,却未见到一人,只见到断裂开的一截竹子。
“诶?奇怪了…”
他搔着后脑勺,嘀咕几句又走了回去。
 
———————————————————————————————————————

武崧的房门离自己的还算近。
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到。
把纸糊的窗户戳了一个洞,做贼一样地扫了眼房间。
 
恩…
武崧睡着了。
开始行动。
 
白糖轻手轻脚地,溜进了武崧的房间。
 
  
  
 
明天是七夕。
我得找个合他心意的礼物送来。
这回买好之后,得告诉他我之前那些作死举动的原因。
恩,就这样做。
我真不愧是天才。
 

于是小贼白糖开始地在武崧房里翻腾。
 
  
 
啧,怎么这家伙房里多半都是书啊。
 
当白糖再次翻出一本看不懂的书之后,他表示要放弃了,就送这家伙一本书算了。
 
他伸了个懒腰。
发出声满足的叮咛。
然后起身离去。
 
 

在白糖离去的刹那,武崧倏地睁开了眼从床上坐起。
 
看着这满屋的狼藉,他颇为头疼的摁着太阳穴。
 
 
这丸子,就生怕人不知道这屋里进贼过么……
也不晓得收拾一番……
 
———————————————————————————————————————
 
七夕这一天,咚锵镇是极其热闹的。
 
路上皆可见到羞红着面的少女,三五成群,欣赏着对边儿那生的貌美的小郎君。
 

不知道推却多少个女孩儿的花,白糖觉得脸上的笑容都要僵了。
同行的天王星也好不到那去,身上被塞的到处都是花朵。
 
“……白糖,你们这的姑娘真可怕。”
“…恩,还好我喜欢的是男的。”
白糖拍着心口感慨。
险些被天王星摁在地上一顿打。
“闭嘴吧白糖!稍微顾及下我的感受好不!!” 
 
 
 
 
打听到武崧在哪儿,白糖怀揣着刚从镇上买回的一本书,兴奋的跑了过去。
可当他兴致勃勃的把书送给武崧的时候,武崧明显一僵,表情十分微妙,有点丰富多彩。
白糖以为他是见到这本书太开心了。
然后当他想趁热打铁的告诉武崧自己心意的时候,就被他一把扛在肩上。
“?????!!!!”
“臭屁精,你要干什么???”
“??!!你带我回你房间干什么?”
“?!为什么要锁门?????”
 

 

当白糖被武崧压在身下,一阵剧烈运动,他才反应过来。
哦,这家伙,居然也是,死憋着感情的啊。
挺好的挺好的。
挺好的。
恩……
 
 
“丸子你不知道你送我的是什么书?”
休息了一会儿,白糖谈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武崧极为吃惊的望着他。
 
“对啊,什么书??你那个时候的表情好微妙啊…啧啧……”
“…你真想知道?”
武崧突然压低声线凑在他耳边低沉地说道。
 
白糖一巴掌糊开他,“别动手动脚的,才刚折腾过……老疼了…”他红着脸在那嘟哝,十足的怨妇样。
 
武崧挑眉,“108式体位教程。这是一位高人用种另类的字体写述的,倒也难怪你不晓得。”
“!!!!”
白糖的脸霎时红的就快看到它冒烟了。

结结巴巴地道:“1,1,108式,体,体位教程??!?”
 
“明明店家告诉我这个是,是…………”细细回味了一下店家的话,白糖顿悟,然后恨不得挖坑把自己活埋了。
  
 
 
当时店家贼亮着一双眼,做出副极其忍痛割爱的样子,将这本书,给了白糖。
“读懂此书者,功力可增数倍。”
 
 
 


 
白糖含笑升天。
 
原来,此功力,非彼功力。
 
看着白糖这幅绝望的样子,武崧失笑的揉了把他的头发。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刚好推波助澜了一把这本书。”
“七夕前晚你来我房里翻东西我是知道的。”
“你跟天王星在竹林那儿搂抱在一起的时候的折断声是我弄的。”
“你晚上的宵夜是我做的。”
“深夜盖被子是我替你盖的。”
……
白糖一手摁住他的嘴,眼神躲闪。
“…恩,恩…我,我知道了……”
“总之,就是,恩,七夕快乐啊,臭屁精…”

武崧再次将白糖压住。
“就没有别的礼物了…?”
“……慢,慢点,呸不是,轻点…”
 
“好,”他吻上白糖,“慢点。”

【end】

2017-08-28 /  标签 : 京剧猫武白 124 8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