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子面
近期:
<筹备大考不更文>
<小摸原创练练手>
<弟弟都是大可爱>

《京猫 ——终站 》(二)

#ooc预警,苏文人设有。

顺按着系统的指示,白糖来到咚锵镇位于牌坊下的广场上。望着这一片狼藉的地方,白糖这才想起自己上回在这儿丢了东西。略感意外的夸了系统一句,便将手上的正义铃背在身后,在一堆堆的尘土瓦砾间搜索着。
“….话说种子呢..上回我记得是掉这附近了的..”
一面嘀咕一面在尘土中刨着,白糖的眉头都揪在一起成了个疙瘩。
“系统,你能不能找找我的种子啊?”
“系统,这太黑啦,能不能帮开下光啊?”
“系统,你能不能帮开个找到东西的技能啊??”
“系统?系统???你怎么不回话了系统??”
他把头从一个小土坑中抬起,正准备打开技能版面的时候,突然神色一凛,头往后一仰做了好几个后空翻,远离了原先的地方。站都没站稳就连忙警惕的把正义铃举起挡在前方,却待看那清来的人之后又展颜一笑,露出整齐又洁白的牙。“嗨!真巧啊京剧猫!你是来请我去星罗班的吗?!”他放下正义铃略显羞涩的扭了扭身子,“哎哟,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丸子。”本还惊叹于白糖敏锐性的武崧在听了这番话后直接翻了个白眼,拿出了之前一直握在手上的珠子,“我是想问你,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白糖眼前一亮,往前扑向那珠子,“对对对!我的我的!”眼看着就要够着了,可手却偏还差那么几厘的距离,垂头看去发现自己被一根棒子给挡住。
“这枚种子上似乎有韵的力量,你不是京剧猫不可能有韵力。”墨绿的眼瞳焕着冷光,他危险的将眼睛眯上:“种子是哪来的?”

“系统提示”耳边响起提示音,“玩家正式开启主线剧情。”
白糖一下从他的眼神中反应来。哦哦哦?正式开启主线了?那么眼前这个小哥就是给我任务的NPC咯?
他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
既是京剧猫又是NPC…那是不是按照惯例就可以拜师什么的?
越想越有可能,于是他脑子里瞬间就蹦出个主意来。倏地凑近武崧,他咧嘴一笑,那双亮闪闪的金眼所散发的光看的武崧一下愣住,但却在听了白糖的话后又猛地反应回来。
只听他说道:“想知道?让我入你们队伍我就告诉——”‘你’这个字还没说出,白糖就被一根流动着韵力的哨棒逼得连连向后退去。
“说,谁给你的。”
那哨棒抬高了指向他的鼻尖,带着炽热的气息。
见那人如此死板,白糖只得打着呵呵的用正义铃将面前的棒子挪开,“哎哎..干嘛这么粗鲁嘛….我说我说不就是了....这珠子是一个救了我的京剧猫送的。”
明显不相信白糖的话,他眉头一挑,哨棒晃了晃,意示白糖说清楚。
白糖被他的不信任气的一哽,“….我说的真的啊..那都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

一番叙述之后,白糖面上露怪异的神情,“总之,那家伙,是我这辈子最想见到的人…”要是能让我再见到他,非得踹上他几脚再扑上去…“但是想要再次见到他,就必须要成为京剧猫…”
自动把白糖此刻的表情理解为怀念的武崧将眉头一皱,手上的种子随意的抛回给白糖。“…..拿去。”
“哎哎!!小心小心!!”手忙脚乱的总算是将那被随意一抛的珠子接捧在手心上,长吁口气。“我的宝贝!再也不会弄丢你了~”
心情颇好的将种子再次挂回到脖子上,那种子一挨近白糖的脖子便立即放出道光线绕缠他脖子一圈,但又立刻消失不见,只剩下那枚红珠子。
….这丸子,到底什么来路..武崧见到那一闪而过的光线,眸色霎时沉了下来。
“瞧见没!这是我的!”他得意的冲着武崧显摆了下珠子,又腆着脸凑了上去,“喂喂,那谁,还打算收我做京剧猫不?”
反应及时的将手上的棒子抵住突然凑上前来的那家伙,“……你这丸子一没血统二没韵力的,怎么做京剧猫?还有我叫武崧,不叫那谁…”
“那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白糖,不叫丸子。”白糖抬高头哼唧着。
“哼,丸子。”武崧瞥了一眼。
白糖当即炸毛,但武崧并不想多给予理会,转身正欲离去却感到有人在扯拉自己。回头一看立即对上一双金光闪闪的眼,两人的呼吸一时交错一起,“武崧…”这一声幽怨的叫喊将他唤回,才连向后退去,定了定神皱着眉问道:“你干什么?”
“武崧…”他垂着头,许是年龄尚小的缘故,白糖此刻的声音糯糯的带丝委屈。
武崧心里大叫一声不好,但却又狠不下心一把甩开那抓着他衣服的肉爪子。只得见着白糖缓缓将抬起头,露出那泪汪汪的金眼,略肥的脸鼓成了一个包子,“你就让我加入星罗班成为京剧猫好不…”
……“好。”
鬼使神差的武崧看了半晌便一口应下,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白糖听到这声‘好’心里头顿时兴奋的炸裂。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这招最好用!!
之前过支线对付那些卖菜大婶在那砍价的时候只要一做这个动作就保证没问题!!!
我可真是天才啊哈哈哈哈哈!!!
“个。”
白糖一愣。
“鬼。”
老神在在的念完全部的话,武崧悠闲地将手搭在置于肩膀的哨棒上,颇为满意的欣赏着石化的白糖,“你真以为,我会吃你这一套?只靠空想不能成为京剧猫,战斗更需要实力,十二宗又是京剧猫里的最强者——你没有十二宗的血统,所以没资格加入星罗班。”
“….血统来血统去,血统有什么了不起!!”白糖从石化中出来,咬牙切齿的看向那人,直接一铃铛挥过去, “只要我加入,我马上就能证明,我的实力比你的血统强——”他猛地一僵,再次成了尊雕塑。
——“系统提示:不可以在非战斗区域进行攻击。”
白糖眼睛死里的往上瞪着那浮空的字迹。
!!!开什么玩笑,明明我上回来的时候这里还打过魔物呢!!!
——“提示:当时正在进行主线任务——”
?!是这样么??明明一开始拉我过来的时候,说的是支线呢???
——“…警告警告..记忆错误…稍后将开启自我修复20分钟…loading…”
?!?!系统,你这样搞!我就不乐意了!!
僵在了原地即便只有面部可以活动白糖也不会放过这机会,冲着那行字龇牙咧嘴,看这样子怕是一放开钳制他就会立刻飞上天去啃了那行字。
但他不晓得的是,本应该跟寻常NPC一样在此刻会是静止的家伙,却是略带吃惊的看着他的。且那双本是死寂的墨绿的眸子除了吃惊外其余的全是笑意,即便他现状还是个面瘫脸。
这丸子,真蠢..
———————————————————————————————————————
家里教导,生为武氏企业的下一任接班人,必须要多看书,少玩游戏,多进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场所熏陶交流能力,最好多种语言要精通。
所以在这么一个环境之下,武崧养就成了一个死板,认真,做事井井有序有条理的这么个闷性子。
故而他是不喜欢玩游戏的。
但是近日武家对款叫做“京猫——终站”的游戏进行了参与,他被选做为了此游戏的体验者,所以每天不得不分出多余的两个小时在这里头做日常任务然后写体会寄过去。

他一开始也没打算多接触这款游戏,想一心一意的学习。
可是随着接触的越多,他发现自己有些沉沦。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与现实交好的两位友人都在里头碰面并组合成了一支叫“星罗班”的小队。里头指导他的是他家专门的医生,唐明。教育他的是他现实中最为喜爱的一位婆婆,金婆婆。
先撇去它这么多巧合不说,这款游戏倒也算是有意思的。
与现在寻常的不同,这个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已经快消失的文化遗产——京剧。
“手眼身步唱念做打”京剧里头八个基本功全数聚集于平日里头的小事,且这些不仅仅是基本功这么简单,更是独立成了一个宗派,例如他所处的“打宗”,例如墨家千金小青的“身宗”,还有大飞和金婆婆的“唱宗”。
而身为这十二宗的人,不,更应该说是猫,身为这十二宗的猫们,又被尊称为京剧猫。
京剧猫,是对他们这些有着十二宗血统,又有一种叫做韵力力量的猫民的尊称。
先前提到过,“手眼身步唱念做打”八宗,同时还有“纳督录判”这四宗,统共十二个宗派。
“纳督录判”为文宗,简单来说就是道具系的,专门看管他们这些京剧猫的。
“手眼身步唱念做打”为武宗,有独特的宗门武功或是身法亦或是术法,专门消除这个世界上的邪物——被混沌侵蚀的猫民。
又可被称作为“八方四守”。
还要提及一点,混沌本就是这个游戏自带的设定的。
但是由于前几年一名叫做‘黯’的黑客手在这里植入了病毒,就导致了一旦有猫吸入混沌,那么现实之中那人就会昏迷不醒,沉沦在游戏之中,直到老死。甚是还会被他所控制,在现实之中听他指挥。
为此,游戏创始人——‘修’,特地内定了几名人员说是让他们在游戏里面进行混沌祛除,然后他自己的话,据说目前现在正在追捕着这个家伙好久了…

这日不同寻常,估计是要正式开启主线任务了,因为才刚一上线系统就蹦出提示:“魔物入侵咚锵镇,请‘京剧猫们’速速赶去——”
京剧猫们这四个字可是着重的念去,这就说明这个提示,是单给他们这些内定人员的。
他赶往系统指示地点,步伐极快,如踏疾风而来。
真希望他能早日捉回…这样我也不需要天天上线来查看一番了…内定人员什么的真是麻烦…
武崧皱着眉想到。

武崧是内定人员,其余两个玩伴也是,金婆婆和唐明师傅也是一样,据说这咚锵镇只有他们这么五个京剧猫。
曾点开过世界地图来查看,是有其他区域的,但是除去一直散发着耀眼金光的咚锵镇以外,其他的全都看不清楚…咚锵镇,多年来未受侵蚀的地方..修在设定这款游戏的时候,专门的设定了相当于‘新手区’的咚锵镇,还有什么被传的玄乎其神的‘元初锣楼’,说是得到‘元初锣’的猫,可保证不受到混沌的侵蚀——
可这地图…武崧问过好多人了,回答无一例外的都是一个结果——没有啊,我一进去就是平常的啊,选择完宗派之后就自己调动地图去刷怪而来啊,而且也没有什么私设剧情啊,你的那个,会不会是bug?

真是奇怪啊。
当武崧处在一个练功房里被他爷爷训斥的时候,他垂头这么想着。
是不是只有内定人员才有私设剧情任务。

不过‘修’这家伙,也真是胆子太大,竟是连自己的记忆都掌握的差不多…要不是这家伙一天到晚叼着根棒糖无所事事的样子,在那跟一群老人家看京剧,怕是自己早就会找人动手下令封了他的研究所。
想到这,握着哨棒的手是一紧。霎时身上迸发出强大的韵力,那哨棒上下流动着火焰一般的光纹,不停地跳动。
面前,那只魔物正在嘶吼,其中两肢已被水袖缠起。
“武崧!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上啊!!”
在魔物后方牵制着的小青冲武崧嘶喊着。
墨家的千金小姐,可真是一点淑女气质都没有….
嫌弃的瞥了一眼小青,将哨棒举起一挥,“火判!”
携带出一个狰狞着面孔在那吼叫的兽扑向魔物。
轰然一声,魔物倒下。
“哎呀!糟了!”
武崧走向那魔物倒下的地方:“怎么了?”
小青颇为无奈地甩着水袖指了指重新化为村民的魔物的上方——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孩子,手上拿着一个大铃铛。耳壁的颜色与他一身白有些反冲,他耳壁的颜色是蓝色的。
“这是谁?”疑惑的问道,却见大飞在憨憨的搔着脑袋:“这个是白糖,我经常看他在这里唱戏来着,把这里京剧猫的故事说的可好了,动作也挺到位的,但是对京剧的热情度倒是不大,反而是更喜欢虚构的。”
“原来这是个丸子么。”小青以袖掩面,嗤嗤的笑着。
武崧皱着眉,一棍子将那昏迷的村民挑在棍子的一端:“走吧,赶紧回去交任务。”
“哎,好。”
当时将那个昏迷的村民给了唐明和金婆婆之后,他就直接下线了。
才一从那机子上下来,他就发现自家的爷爷已经等候在了一旁。
“…我现在换身衣服就过去…”老爷子抬首,意示他动作要利索点。
………
武崧一面换着衣裳一面沉着脸。
……….
武崧的爷爷上回与他老友叙旧的时候被拉去一个天桥底下听戏,当时演的是《长坂坡》。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因为京剧现在没什么人去演了,一向对杂七杂八的戏班无感的老爷子居然迷上了这个戏班,打听好了下一次《长坂坡》开演的时间之后,每天掐着时间点去过日子。然后到了点儿之后,不管武崧愿意与否,直接将他拉去。
见着那个戏班,武崧站在老爷子旁边静看了一会儿,当即对其蹩脚的技术嘲讽了一句:“一群丸子。”
可是事后被老爷子狠狠地劈了一顿。
“你不晓得这帮娃子可就只能靠这个生活了!而且再蹩脚那也只有他们这么一个戏班还在坚持演下去!!!你懂什么!!”

啊..算了..
略为嫌弃的想了想,推开门去搀扶着老爷子。
只要爷爷他高兴就好了…
……
…..
从天桥底下回来,他突然手痒的想去玩一下那个游戏了。
许是因为今晚那个男孩子的目光倒是灼灼生辉的。
有点像在游戏里头碰到的那个丸子。那丸子看到星罗班的时候,他的目光还真是…
武崧突然觉得鼻头有些发热,隐约好像有液体要流出,连忙用手捂住,再一拿开却是一道的血。
“……”
他表示自己需要赶快上线看一下,完之后去找唐明师傅诊治下脑子。

小孩子也就算了,还是个男的….
更可怕的就是自己居然觉得一个NPC很可爱…..

摇头叹了叹。

可真是疯了…

踏上机子,他郑重的想了想。
身边唯一的女性玩伴就是小青,而小青在打魔物的时候发狠可是厉害过他和大飞,得到的EXP值就她加的最多——看来得离小青这类武力值凶悍的女子远点,然后再去找一个温柔可爱点的女孩来调节下。
思至此,他肯定的点点头,对这么一个结果表示很是认可。

“玩家——武崧,lv13.提示现在可接主线任务——巡逻,搜找物品.请马上赶往咚锵镇的牌坊下——”
他只觉得自己身形一晃,然后就莫名来到了咚锵镇的牌坊下方。
“奖励:EXP+120,恢复MP、HP。”
“须寻找的物品——红色念珠。限时十分钟之内。”
武崧当时就发蒙了。
十分钟,在这么一大片地儿,又是尘又是土的,现在又是晚上..
“请求使用照明系统…”
“请求无效。”
“……”

于是武崧就开始找珠子的任务生涯。

但也好在是系统没有丧失人性到一种地步。
距离那珠子多远多近还是会有提示的。

“您现在距离目标还有100米——”
“50米——”
“下方,下方。”

依照着提示,他往下看去,倒是被那珠子夺目的光给惊艳了一把。
才一拾起,他当下就往附近的屋顶上飞去,警惕的俯趴了下来。
然后没多久,一只白色的猫儿就急急忙忙的跑来了。
他将眼睛眯起。
是上次打倒魔物不小心伤到的那只丸子。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MP、HP值已恢复,得到的EXP+120已分配到您的经验值里。现在开启下一个主线任务——请玩家自行触发。”
?!
果然还是要把修他的研究所给封了才好,这么没人性道德的系统到底还是符合他的个性。
腹诽归腹诽,稍微想了一会儿便能理解。自动触发,说的倒是困难,不过就是要找这个丸子来触发么。刚才我好像还听到他要找珠子来着。如此简单,怎能难得到我——于是纵身一跃,就从屋顶上落下。还不待他伸手去触碰那丸子,他倒是先一步反应来,早就跳离他老远。
见到他如此警惕,武崧不由得对其有些赞赏。
这丸子,反应能力倒是厉害——也不愧是NPC么。
那丸子许是瞧清是他了,突然咧开嘴一笑。
“嗨!真巧啊京剧猫!你是来请我去星罗班的吗?!”
武崧一怔,但是这厮丝毫不要脸皮的在放下正义铃后还略显羞涩的扭了扭身子。
“哎哟,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丸子。”
听了这番话后武崧直接翻了个白眼,拿出了之前一直握在手上的珠子,“我想问你,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丸子他瞧见这珠子眼前一亮,立刻扑了上来。
见到他如此心急,便是想到刚才拿到那念珠上头蕴藏的浓厚的韵力,当下就一棒子挡住了他,危险的将眼睛眯上,一字一句。“这枚种子上似乎有韵的力量,你不是京剧猫不可能有韵力。种子是哪来的?”
但他只被唬住了一小会儿,便眼珠子滴溜一转猛地凑近了。
身上带有的糖香就已让武崧微怔。
然后他咧嘴一笑,金眼里头散着的光更是直接让武崧僵在原地。
正准备疑惑自己的想法是否错误的时候,这丸子接下来的话倒是让他清醒了不少。不待他将话说完,武崧就直接将那哨棒注入韵力,逼着他连向后退去。
“想知道?让我入你们队伍我就告诉——你…嘿嘿..别这样别这样….”
“说,谁给你的。”
并不买账的武崧将哨棒抬高了指向他的鼻尖,流动着韵力的哨棒带着炽热的气息。
可即便如此危险了,这丸子却打着呵呵的用他手上的铃铛将哨棒挪开,“哎哎..干嘛这么粗鲁嘛….我说我说不就是了....这珠子是一个救了我的京剧猫送的。”
但是武崧明显就不相信他这一套说辞,愣是要他讲清楚了。
他明显被气的一哽,“….我说的真的啊..那都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

一番叙述之后,他面露怪异的神情,支支吾吾的说道“总之,那家伙,是我这辈子最想见到的人…但是想要再次见到他,就必须要成为京剧猫…”
武崧自动把他此刻的表情理解为怀念,手上的种子就随意的抛回。“…..拿去。”
只瞧的他手忙脚乱的将那珠子接捧在手心上,长吁口气。并再次挂回到脖子上,那种子一挨近他的脖子便立即放出道光线绕缠他脖子一圈,但又立刻消失不见,只剩下那枚红珠子。

….这丸子,到底什么来路..武崧见到那一闪而过的光线,眸色霎时沉了下来。

“瞧见没!这是我的!”他得意的冲着武崧显摆了下珠子,又腆着脸凑了上来,“喂喂,那谁,还打算收我做京剧猫不?”
反应及时的将手上的棒子抵住突然凑上前来的那家伙,“……你这丸子一没血统二没韵力的,怎么做京剧猫?还有我叫武崧,不叫那谁…”
“那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白糖,不叫丸子。”
“哼,丸子。”武崧瞥了一眼,转身正欲离去却感到有人在扯拉自己。
回头一看立即对上一双金光闪闪的眼,两人的呼吸一时交错一起,“武崧…”这一声幽怨的叫喊将他恍惚的精神唤回,连向后退去,定了定神皱着眉问道:“你干什么?”
“武崧…”许是年龄尚小的缘故,白糖此刻的声音糯糯的带丝委屈。
——好..好可爱…!不对!武崧心里大叫一声不好,但却又狠不下心一把甩开那抓着他衣服的肉爪子。
只得见着白糖缓缓将抬起头,露出那泪汪汪的金眼,略肥的脸鼓成了一个包子。
“你就让我加入星罗班成为京剧猫好不…”
……
“好。”
他开口,然后就见到那双金眼里的兴奋,带些不忍的再次开口:“个。”
那丸子明显僵住。
“鬼。”
念完全部的话,武崧将手搭在置于肩膀的哨棒上,“你真以为,我会吃你这一套?只靠空想不能成为京剧猫,战斗更需要实力,十二宗又是京剧猫里的最强者——你没有十二宗的血统,所以没资格加入星罗班。”
“….血统来血统去,血统有什么了不起!!”他咬牙切齿直接一铃铛挥来,“只要我加入,我马上就能证明,我的实力比你的血统强——”
突然他猛地一僵,再次成了尊雕塑。
正当武崧疑惑的时候,却见到他的眼睛不停地往上瞪着。便也好奇的将眼睛瞟了下,却突然发现浮在空中的那些字。
——“系统提示:不可以在非战斗区域进行攻击。”
——“提示:当时正在进行主线任务——”
——“…警告警告..记忆错误…稍后将开启自我修复20分钟…loading…”
统共三句话,但武崧都可以对他俩的对话内容猜到个大概了。
再去看那丸子的时候,却见得他正对那行字呲牙咧嘴的。

这丸子,真蠢..
不过没想到,他居然也是玩家啊——

武崧细细的打量着跟前这个小孩子身高的丸子,再看了会儿自己的。
要是这家伙是跟我差不多同岁的那估计更闹腾….不过倒也应该挺可爱的吧——等等..我在想些什么鬼…
他觉得自己最近可能像小青嘲笑的那样,学习学傻了…
….果然在下线之前要让唐明给忙看看脑子…
(章二完。)

评论
热度(12)